叶心

叶先哼的姑娘

【双叶】双重孤独番外—4


一年后, 叶家公司正式交由叶修管理。叶修最终也没有回到荣耀联盟里,只是给了兴欣和新嘉世一笔永久的投资,而平时闲余了才打开电脑玩玩荣耀。
“叶总,35分钟后我们应该到XX酒店参加唐氏晚会。”秘书敲门进来时,他家总裁正一手按着键盘一手控着鼠标,屏幕上的画面转得令人眼花缭乱。
“嗯,好。”叶修加快了动作,半分钟后停下。起身,拿过放在椅背上的西装,沉默着揉了揉眉头,然后冲秘书一笑,“走吧。”
秘书点了点头,转身出去。以前的叶秋总裁闲暇时都是看什么书啊诗啊的,这位叶修总裁不愧曾经是电竞选手,上班时间光明正大地玩游戏。不过两兄弟待人倒是一等一的好,只要别犯什么原则性的错误,两人都会一笑而过的。
可惜前面那位叶总死了,唉……她本来是叶秋的秘书,也是最先知道叶秋得了胃癌晚期的那个,如今虽然接受了这位叶总,但看着这一模一样的脸,心里总有点膈应。
上了车,秘书将一份资料递给叶修:“这些是被邀请来的人,还有标注了他们主要从事的领域和成就。听说叶总有投资电竞产业的想法,那么这里,看,这几位也是对电竞挺感兴趣的,在晚会上可以交流一下。”
看到秘书指着的几个人,叶修眉毛一挑:“楼冠宁?”还有以下几个不就是义斩的那几位嘛。
“怎么?”秘书并不玩荣耀,也没有借此拍上头马屁的意思,所以也不认识这几人,“叶总与他们认识吗?”
“呵呵,是啊。都是玩荣耀的。还有,唐氏千金可也在玩荣耀,以前我们战队的。”叶修打了个哈欠,笑笑,“我说,小陈,看你平常输入字的时候手速还挺快的,怎么不考虑考虑玩个游戏放松放松?荣耀挺好玩哦。”
“叶总,你可真是荣耀迷啊。”小陈苦笑,“不过我从小就不怎么玩游戏,现在工作了,回家就想睡觉。”
“嗯……太累了?要不我再给你找个助理?”叶修关心地道。
“不不不,可不敢劳烦叶总。”小陈受宠若惊,腼腆地道,“我都习惯这样子的节奏了。您和叶秋总裁真的都特别好,他也跟我提过帮我找位助理的事。”
“阿……”叶修做了个相应的口型,迟缓地做出发声的反应,然后微微笑着,“嗯。”
听到这个名字,心里总有点奇异的感受。
不很悲伤,只觉得很遗憾。
叶修静了下来,小陈还以为自己戳着他的伤口子了,紧张地看着他:“叶总?”
“怎么了?我没事……要不,你给我讲讲你认识的叶秋吧?”
“呃,好啊。”小陈松了一口气,眼珠微微上移,想了一会儿道,“叶总是一个很好的人。我刚来公司的时候是五年前吧,那时候我刚刚毕业,做了一个月实习生后被叶总安排当秘书了。”
叶修认真地听着。
“本来吧,我觉得现实生活中的总裁嘛,都是大腹便便那种中年男人了——以前路过叶总的时候,还惊讶了一回。而且,高中的时候,大家都看言情小说嘛,我也翻了几本,里面的男主是总裁的无一不走高冷霸气范儿。嗯……那个叶秋总裁长得还不错啊,而且你看他走路都特别规矩特别优雅,所以没有缘由的就觉得他应该也是高岭之花了。”小陈羞涩地笑笑,“就是很不好接近的那种。”
“然后呢?”
“然后待在他身边当秘书了几天后,我就改变我的想法了。他说话什么的很有礼貌,可能会有点疏离但是也不会让人难受的那种,而且刚开始在他身边做秘书,我还搞糟过几次,幸好他没有生气也没有把我丢到人事部重新分配去,我才有机会学习更多的东西。”
“那叶秋平常在公司就是工作吗?”
“这个,叶秋总裁不玩游戏。但他休息的时候就是看些书吧,什么名著啊诗集啊,有时候他说话都会引用一些句子,然后我那时就觉得特别惭愧,于是也把塞在箱底的书翻出来,有时间就翻几页。叶秋总裁看到我放在我办公桌上的书还和我讨论了一会儿呢。”
“什么书?”叶修知道叶秋其实不会随便主动和人交流的,除非聊天内容是他感兴趣的事物。
“嗯,是一本普希金诗集吧。其实我是因为里面的抒情诗才买的呢。”小陈笑笑,“没想到总裁也喜欢那些诗。”
“对了,叶总啊,我能不能冒昧地问一下,叶秋总裁有没有喜欢的人呐?”
叶修愣了一下。
“叶总你知道吗,那天总裁和我讨论抒情诗的时候,眼里的光芒特别温柔。当然,可能是我想多了,或者也许叶秋总裁对什么事都很认真都很投入情感吧。”小陈回忆道,“但是,叶秋总裁的复查结果出来时,他回到公司理东西——后来他不是去M国了吗。然后找我借了那本诗集。”
“他做了什么?”
“抄了一段诗吧……我记住那个排版,然后偷偷去翻了翻,发现好像是一首《经历》”小陈吐了吐舌头,“《经历》最后一段,刚好符合总裁当时的情况,但是这首诗吧,和爱情有关——他是抄了挺长时间的,抄了整首吧。所以我就又怀疑了。可是总裁确实没有露出其他有女朋友的迹象啊,所以……呃,那个叶总我就是八卦一下,不是有意要窥探叶秋总裁的隐私的……”
“没事,是我让你谈的。”叶修摇了摇头,“我还很感谢你让我知道了叶秋平时在公司里是什么样子的,我们十多年都没有在一起……”
小陈噤声。虽然叶修表面上没有表露出难过来,但是应该也被触痛了一点点吧。
——
晚会上,难免觥筹交错。但叶修一年来没有锻炼酒量,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他是丝毫不沾酒的,于是就拿了杯果汁和楼冠宁他们聊天,当然楼冠宁他们也是拿着果汁的。
“大神,我听到我哥说到叶修这个名字还愣了一下,想我哥是不是偷偷去玩荣耀了,后来我瞄了一眼照片,啧还真是你啊。所以我就央着我哥让我来了,还把小北他们也带来了。果然见到大神你了。”楼冠宁喝了一口,笑嘻嘻地道,“没想到大神你竟然是叶氏公子,挺厉害的啊。”
“呵呵。”叶修在这里很放松,但是毕竟不能像以前那么放松,“有什么厉害的,穿上这身衣服别扭着呢。也就应付应付场面,回家立刻脱下来。”
“哈哈,我们哪个不是,都不习惯。”文北客接口道,“话说大神,你现在还在玩荣耀吗?世邀赛那个国内记者发布会你怎么不参加?”
“玩是玩,但也没那么多时间了。国内……还有记者发布会吗?”叶修茫然地道,“也没人和我说啊,我提前回国了。”
哦,想起来了,那段时间他手机没有也不上qq,身边的苏沐橙估计也不想打扰他就帮他拒绝了吧。
“是吗,真可惜啊,我们还想多见大神一面呢——呃,现在补上了。”几人哭丧着脸,“不过原来以为好歹可以游戏里拜拜大神,现在知道大神不怎么上游戏了。”
“约几盘的时间还是有的。”
“……”楼冠宁严肃地道,“大神,我们现在的实力也进步了,您不要用老眼光看我们。”
“是啊是啊,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大神也许不能随便虐我们了呢,”几人围着叶修辩解起来,“现在我们排在中流了——稍稍偏下一点点,但也不是很多。”
“恩恩,不错。我看了积分榜,确实可以。和嘉世差不多嘛。”
“他这话有没有别的意思?”“大神应该没有吧。”“说不准说不准。”几人偷偷咬耳朵。
“诶,我说你们咬什么耳朵呢。我这次来可是专门来找你们——谈生意的。”
“天啊,大神你不会认为我们真有什么能力吧……其实……呃,算了,我给我哥一个电话让他过来吧?”
“不用,我就是跟个风,投资电竞产业。”
“哦,这样啊。”楼冠宁挠了挠头,“那好说,这我熟。大神你自己也熟吧,混荣耀那么多年,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了。”
“是啊。”叶修冲他晃了晃杯,喝下一大口果汁,好像大口饮酒的气势,实际醉也不醉——不喝酒的人怎么醉呢?
一整个青春都投在荣耀里,现在将自己拔萝卜似的拔出来,留下一个深深的坑,没有土再来把它填平。辉煌的青春,等过完一生,写上墓志铭,也只有一句荣耀扎进过心里,爱情扎进过心里。
然后,只有当事人知道扎得多狠,拔得就有多痛。可伤口流过血,过痂,却也就不痛了,并没有谁缺了谁就活不下去。
结的痂,在意它的人以为它挥之不去;无视它的人,某天就会看到自己的痂已经落掉,皮肤仍旧光滑。
叶修是个看得开得人,可是他却是前者——最初那一扎,太狠了。
——
回家,叶修已经有点头脑沉沉想要睡觉了。这些天作息规律到不行,偶尔参加个晚会到晚上十一二点就累得不行了。
扯掉领带脱掉外套,懒洋洋地把自己摔进床里,这一下可好,头更晕了。
摸着脑门,皱眉适应了一会儿,就掏出手机来解锁然后点进百度。
输入栏,打字,《经历》普希金,搜索。
点进一个网页。

《经历》俄·普希金
有人能以冷漠的理智
暂时地将爱情阻挡,
他不会用沉重的镣铐,
锁住爱情的翅膀。
就让他不笑,不乐,
和严峻的智慧结盟;
但他还会和理智争论,
虽然不高兴,仍会开门,
当那淘气的爱神
走上前来扣着门。

我以自己的经历,
体会到这些话的真实。
“一路平安!再见,爱情!
我要飞翔,不随赫洛娅,
而跟着盲目的女神。
我要抓住幸福,幸福!”
怀着疯狂的傲慢我在想。
突然我听到喧嚣的笑声,
我回头一望……见爱神
走上前来扣着门。
不!显然,我不能
与此神在争吵中生活,
当老帕尔卡还在那里
放着生命的细线,
且让爱神将我主宰!
去欢乐,这是我的法则。

死亡将打开恐怖的坟,
明亮的眼睛将会暗淡,
而那爱神却不会
走上前来扣墓门!

叶修握紧手机,好像见到了叶秋诵读的模样;可是不是秘书小陈描述的那个。

叶秋嘴巴一开一合,目光认真看着叶修,温柔深情中包容着幸福的隐痛,轻声地道:“身将死,爱不朽。”
叶修伸出手,接道:“吾将死,爱不改。”
叶秋微笑起来,踏出一步弯腰伸出手来。
然后两双手交错,成空。

——END

ps:原著“该回家了”,叶修有对家庭的责任。这里算,叶修承担起了家里的责任【诗最后四句其实没和前面分段】【其实还有一些想要写,比如叶秋生病那年,叶修真的被催婚了等,但是我觉得“身将死,爱不朽”“吾将死,爱不改”就足以概括了。】【踏出一步和成空,概括开始和结局(秋)】

评论
热度(18)
©叶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