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心

叶先哼的姑娘

补一虾

个人感受

看了全职。

没那么差。

画风不错……不过有些背景……帧数重复得太多了吧……

剧情可以说一塌糊涂。

没看明白想要表示啥?

说苏沐秋吧,也没那么多戏,说叶修吧,我也没怎么觉得这戏和他有关系。

据看到的来讲,双花,喻队(超级帅!)韩队有出现,如果票房喜人,可能会有下一部。

希望换个编剧吧,太糟心了。

小队长是很帅的,但是叫他叶修吧,他真的不配。确实感觉一开始苏沐秋邀他打职业联赛太那啥了,然后叶秋一来就搞定了。

苏沐秋,这人设肯定是改了的,做梦都想摸一摸那24k奖杯……莫名觉得挺……猥琐???他不应该想,我可以赚大钱养我妹了喵(搞笑)〜( ̄▽ ̄〜)

叶秋这个是脑残吗,啊?杰克苏啊,什么幸好我把直播买下来了,叶修的脸都切掉...

某皇“反抄袭”
/托腮

什么绝世大sb

做不到冷眼看正道沦丧


渡江云三犯:

本文仅为原著粉观十二集电视剧,附加各路微博热评,知乎b站奇景后出于愤怒所写。



编剧汪海林曾叹息说:“最近我常反思,我是不是在给行业添乱?这些批评有没有意义?”



我偶然间在观学院视频上看过他的演讲,当时他举了一个例子:



中国剧作家有一次跟日本剧作家协会交流,他们带了几个影片。其中一个片子叫《天堂来信》,演过寅次郎的男演员渥美清,在这个片子里演一个邮递员,负责给阵亡的家属送阵亡通知单,这是讲二战的。



我们中国的电影人看了电影不断地说,这个片子不错,很好,表现了人性,超越了民族的界...

评价叶修

评价叶修:

他一直是一个倔强的家伙。

看上去淡然得像片云,

风一吹就走。

然而,

这仅仅是他的表面罢了。

天空的深邃,

不在白昼,在于黑夜。

还记得B612的小王子和他的玫瑰与狐狸吗?

叶修,当是那朵玫瑰。

不为玫瑰的矜傲的爱情。

只为它的美。

与太阳一起出生的美。

带着青涩,不自觉的妩媚,

风情全然酿在一瞥的醉眼了。

叶修,当时那只狐狸。

不为狐狸告别时的眼泪。

只为它的情。

等待驯养会痛苦的情。

带着忍耐,与勇敢地爱。

自由早熟透在稻米落下前。

他,又当是那位小王子。

为他的天真孩子气,

为他的甜美的寂寞,

为他的向死而生。

他的热爱被...

叶修生日快乐!

告白叶神:

您担得起最好的赞美,

也承受得起最荒谬的污蔑。

您是一切,你又是虚无。

倾泻光芒,抚慰世人。

而您俏皮地躲在黑洞里,或遥远遥远的星系,

只有光承担着赫尔墨斯的责任。

然而它——这光,价值几何呢?

如果可以得到您——不!这太冒昧了。

如果,我是说,打个比方:

如果可以得到您模糊的回应,就像历史上无数的令后人费解的神迹,

那真是令人激动!

叫人死而无憾!

这光比不上您真正存在的一分一毫。

它做了您的信使,是多么幸运?

这不及您的一分一毫,

都叫我羡慕而嫉妒,眼红着怒火中烧。

我简直要把自己燃成灰!

然而我转眼埋入忧郁的露水,

草木的泪啊,晶莹剔透,...

HistoricalPics:

在内华达山脉的积雪覆盖下,小溪冲开的隧道形成天然的温室,草地在这里恢复生机。

【叶修中心/粮食向】星落

【1】

叶修还记得那年那天那夜的天空,黛蓝黛蓝如情人的眼波,眼波里有一串串铃铛在轻快地摇动,铃声铃铃所及之处,皆是一颗颗白粲的星星。那星星多得就像整个撒哈拉沙漠被倾倒,每一粒或大或小的沙都化了星飞到天上似的。

那夜,他正拿了叶秋的行李,偷偷溜出家门,抬眼一看在一片黑色柔和的建筑上怔住,沦陷在那魔术般璀璨的星海。他脑海里自然而然地浮出一句: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

那刻,他见识到了世界是有多么广阔和漂亮,他纤尘不染却单薄的年华一震,落下了星光,本还带着稍许怯懦的心一下子被星光抓住,丢到了远方。是的,远方……那是他该去的地方,是他该去走一走的地方。

这满目的星光是上帝的垂怜,也会是属于...

【叶王】迟钝恋爱-19

如果真是恋爱倒也没有什么,他自己还真不介意对方是男是女。只是某人显然会介意吧。还躲避自己。叶修摸着自己的下巴,难道是自己的想法太开放了?两个男的在一起应该……也没有什么吧。他家里还有个叶秋可以延续后代,不知道王杰希家里有没有个兄弟什么的,有就挺好,没有就歇了算。

叶修思考到这里,倏地想起这八字还没有一撇的事儿他想做什么?

但早些考虑也不是没有道理。叶修搓搓手,这种事情两个人都有意思的话还是早些讲明白好,不可能就趁早掐断希望的苗头,有可能就顺势发展下去。毕竟听说那什么一个人遇到相爱的人的概率是百万分之四十九,像他这种宅男可能估计概率更加低,早点解决掉人生大事也是好的嘛。虽然他还没有想过谈恋爱...

【伞修】已别

【1】秋之一叶

前言:

每一片叶子,都是一个叫叶修的少年的转世。

他在寻找他的秋天,那是一个很久之前便死去的人,叫苏沐秋。


一片叶子,

从绿意盎然的春姑娘怀中醒来,

一睁开眼,

便在心中多了个想法:

寻秋,而拥抱之。


别问它这是为什么,

它只是无法忘记,

这个声音,

一直萦绕在它的世界,

无法忘记。


它背上行囊。临行前,

春姑娘不放心,叮嘱了好久,

最后,夏大哥把它背了起来,

奔跑在四季的路上。

它颠簸得难受,但它坚定着念头,

寻找秋,找到它,

一定要找到它!


别问它这是为什么,

只是这个念头一直,

占据了它的世界。


不知道过...

【叶王】迟钝恋爱-18

女孩一脸你懂的的表情,讪讪扯嘴一笑:“咳咳,大概就是您想的那个……”

——

最后,两人也没有让两小姑娘删了照片,毕竟里面的人物确实挺模糊的,也没有拍到正脸。甚至叶修还让那姑娘给他传了张照片,丝毫不介意那其中一位看上去处在弱势方的人的他自己。

看两位小姑娘痛快答应的时候,王杰希在一旁的心情颇为复杂。这可是你自己的黑历史。他认为叶修完全没有想到这个,叶修只是觉得照片中的两人姿势与氛围十分有趣而已。

告别了两位小姑娘,叶修笑眯眯地看着自己手机上的图片,突然觉得身上带着个手机也没那么累赘了。

“我家到了。”用钥匙打开门,王杰希推门进入弯身拖鞋,“你换鞋吧。”

“哦。”叶修脱鞋就是一只脚踩着...

【叶王】迟钝恋爱-17

“嗨,王杰希。”

王杰希一下楼,就看见了微草俱乐部和保安大哥闲聊的叶修。同时,叶修也看见了他,和保安结束谈话,自然悠悠地和他挥手打了个招呼,好像之前什么事也有发生过。王杰希想,可能觉得发生了什么事情的只是自己吧。倏地,他叹息起来,叶修平时那么伶俐的一个人,怎么偏偏不知道他的尴尬啊

“嗨。”王杰希脸部抽动一下,将心中忽而泛起的苦水压下,点点头应道,“那个,我先带你去我家吧。”

“好啊。你在微草的事儿忙完了?”叶修没有上来和他勾肩搭背,只是不远处站着,云淡风轻。

“没……”王杰希本来想说没有什么事儿的,结果硬生生地将那后面五个字咽在了肚子里。如果没有什么事儿的话,那么他带了叶修回家,两...

【叶王】迟钝恋爱-16

最后,王杰希还是睡在了嘉世,不过没有和叶修睡在一起,而是去了那间采光不好的房间。叶修难得殷勤地提出来要帮他扫席拿被,而王杰希婉言拒绝,并把叶修赶回了他自己的房间,自己一个人忙活。

这间房间大概很久没有人住了,但清洁人员还算认真,有隔几天地在打扫,所以灰尘很少,王杰希稍稍打扫了一下便可以睡了。忙完后,王杰希拉上窗帘,回到床边踩掉鞋子,关了灯就躺在床上。眼睛仍睁开着,却如闭上没有区别,四下一片看不清,如同掉进了深水里,黑暗挤压。空气也安静,一点声音没有。身子很疲倦,只是从动而一静下来血液还加快流动似的,燥热便跳蚤般的骚扰着身体,从口鼻喷出来的气也粗重几分,更加使自己烦躁。

王杰希翻开被子,四肢...

【叶王】迟钝恋爱-15

穿好鞋,他一一落步走出叶修的房间,转身手不住轻微哆嗦着将门关上,紧握着门把手一阵,然后脱力地往旁边一靠,任自己撞在墙壁上,墙壁好像有弹性要把他弹出去似的,但是还是站稳了,王杰希仰头磕墙,背部发疼也不自觉,由气体缓慢地出去或缓慢地进入嘴唇,拳头紧紧抵身后的墙壁,两条腿几乎要支撑不住自己立着。他想,跪下来,也许会舒服许多。

不远处的灯亮着,刺眼。

王杰希松了一口气,两手自然地垂下,他伸手扶着墙壁,弯着腰疲倦地打算走开。

“咔。”正要落下的脚一僵,王杰希低着头盯着脚尖,落下脚,另一只脚又很快提了上来,他加快步伐走远。

“王杰希。”背后传来叶修冷静的声音。

王杰希深呼吸一口气,决定装作没有听...

【韩叶】小段子

*考试时的产物


 (一)

     一天,老韩与叶不修在逛超市。

     突然,面部表情冷硬得像一块石头的韩文清随意一瞥眼,看到了一个粉妆玉雕的小萝莉,被他爸爸抱上了购物车,在上面坐着。两人有说有笑。

    锋利的眸光陡然一转,多了几分考量。韩文清的视线不断地在小姑娘,与一旁叶修的身上来回。

    “叶修,要坐吗?”终于,韩文清停下了脚步道。...


【双叶】双重孤独古代版

*第一次尝试古风,不是很有古风味道

*食用BGM:《春日宴》

*双叶本来是完结了的,然后听了↑这首歌就想写个番外……

江南第一酒楼,不仅有好酒,还有一等一的艺妓,真是叫每位客官肠醉,心也醉。

今日,正逢七月初七七夕节,头牌歌女唱了一曲新词,冯延巳的《春日宴》,婉转多情,诉尽一位妇女对于丈夫的美好祝愿,也十分朗朗上口,想必之后就会传遍多情儿女间了,君不见这酒楼的对对恩爱夫妻脉脉含情,浓情蜜意极了吗。

角落里,一薄衫公子怅然地看着其他人,给自己倒半杯酒——酒瓶中没酒了,垂眸不饮却转着酒杯,歌声入耳,他喃喃重复那词:春日宴……绿酒一杯歌一遍。再拜陈三愿:一愿郎君千岁,二愿妾身常健,三愿如同...

【喻叶】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都是耍流氓

*拿以前的生贺文来混更一下……

作为联盟的四大战术师之一,尽管今天是叶修的生日,而且自己作为他的男朋友也精心准备了一份礼物。喻文州依旧没有表露任何特别的神态在脸上,一切如常。所以,作为今天的主角,叶神表示有些忍不住了。


“喂,文洲,你今天没有什么事情对我说吗?”中午,当国家队众人已经吃完饭离开了之后,叶修拿着盘子坐到喻文州旁边的位子上,看到这男人慢条斯理地拿筷子吃饭的时候,他忍着想要把他筷子一把夺下来,然后随手扔掉的想法,问道。


“嗯,说什么?”喻文州抬起头来,露出一个迷人的笑容。


“咳!咳咳。”叶修心一跳,尽管已经见多了喻文州的笑,却每次都有一种谈了初恋的感觉,那什么回眸...

【叶修中心】Forever Young

莲花旋,轮回启。灯光昏黄,我躺在床上,抚摸着一本厚厚的日记。我见到,你对我笑,这些几十多年前的事儿,似乎就在昨日。而我早就老了,老了很久了。

人哪有不老?生命哪有不死?不怕。我翻开日记最后几页,布满皱纹的手握紧笔。生命的尽头,是新生。我将怀着这世的执着,虔诚无惧走向下一世,走向那末路,以贯彻此生的忠诚,来阐述永恒。

死,并不是终结。


2099.5.29 星期五 雨

风无声,雨点淅淅沥沥地爬在窗前,竹影树影舞蹈般动作着,窗外的幕布是辽阔的天空,黑得滴墨。而再远,已经看不见了。

我收回了目光。


你走后,世界如常。我本是以为我会崩溃。而,并没有。那时,我在葬礼上跟人...

【叶王】迟钝恋爱—14

王杰希不语。那双一大一小的眼睛出神地看着叶修。

叶修的五官向来柔和,此刻,看着竟有点锋利:“第三年的人也不记得他了。”

“呵,”嘴巴翘起,却是勾勒出了个嘲讽的弧度。叶修平时虽然嘴巴嘲讽,但笑得令人很舒服,此时竟显得有些尖涩。

叶修停顿了一会儿,自顾自地继续说道,“秋木苏啊,他是沐橙的哥哥。”

“真名叫苏沐秋。”

“是个天才。”

然后,叶修嘴巴闭上,抿紧。

他喉结动了动,似乎是不想再说。他拿手翻过来用背面遮住了自己的额头,叹了口气,后来睫毛一划,干脆连眼睛也闭上。

最终,好像是需要用很大的力量将下面那句话说出:

“可惜,就在我们签约嘉世后不久被车……撞死了。”叶修说这话时,忍不...

【叶王】迟钝恋爱-13

现在是大热天,晚上还有点凉快,但是几人白天早出了不少汗。

叶修将房间里对着床的电风扇打开,风扇叶子快速地旋转起来,一阵风轻撩起了叶修额前过长的刘海,将燥热吹退,汗黏在身上还有点凉飕飕的感觉,叶修舒服地叹了一口气,直挺挺往后倒去,在凉席上蹭了蹭,为躲避天花板上的灯光而偏头,看向站立在床尾的王杰希:“你没带衣服吧?洗澡怎么办?”

“要不,洗个澡,但衣服不换了?”王杰希看了看自己身上在地上滚过的衣服,觉得自己也不能接受那样的自己,想了想,王杰希下意识地走到床边拉开拉链往下张望了一下,“或者……这么晚了,服装店有没有关门?”

叶修躺在床上看着王杰希走出自己眼珠子能够转动看到的视野内,干脆闭上眼懒...

【叶王】迟钝恋爱-12

*不好意思……重发一下,不小心把原来的当做其他的删了(傻)……顺便改了一下。


三人回去的路上,叶修接了个电话,是吴雪峰打来问他怎么还不来饭店的。

叶修将发生的事情说了下,就让吴雪峰跟其他人说一声他不去吃饭了,要陪着苏沐橙。吴雪峰大概是表示了理解,还关心地问了问情况。叶修让他们安心地吃饭,不用担心他们。毕竟今天本来是个令人高兴的日子。

叶修挂了电话。

“雪峰哥说了什么?”

“没什么。我叫他们好好吃饭了,不用担心。”

“嗯。”苏沐橙乖巧地点了点头。她也怕自己的事儿破坏了嘉世众人的好心情。虽然自己遇到了这种事,但是毕竟没有收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那,你要吃什么?”边走,叶修如数家...

【叶王】迟钝恋爱-11

那位店小哥带了三个人来,虽然比不了几个男生那么健壮,但是至少可以拖延一段时间。“喂,我们报警了!你们快点放开那个女孩子。”店小哥叉着腰,装得十分有气势,他身后的灯光那么配合地一照,更加显得他的身影高大几分。

在这个场景中,王杰希居然有点想笑。

“晦气,tmd,怎么多管闲事的人那么多……”大概是领头的那位,目光凶狠地瞪着店小哥几人,“我们走!到时候难道没有其他的机会了?”几人愤愤地离开,留下一句狠话:

“你们几个我记住了!别让我们碰到你们落单的时候!”

”怕你们啊。就会欺负人家女孩子和落单的人。”三人之中的一个大叔往地上啐了一口唾沫,沧桑的脸上满是对于世风日下的痛心和对这种行为的不耻,“...

【叶王】迟钝恋爱-10

*有一点欺凌吧,慎入


过日子是漫长的,然而过一段时间再往回一看,就忍不住叹一句岁月如梭去得真快。转眼,第三赛季决赛也结束了。叶修领着队伍又一次获得了胜利,拿下了冠军。

而这次,他拿下冠军,象征着一个王朝诞生。现场的声音快要疯了似的一波高过一波,王杰希摸了摸耳朵,真是要把耳膜都震破了。作为倒在四强的旁观者,王杰希自然不会给叶修发什么恭喜的消息;但是作为朋友,他还是私信了叶修,发了句厉害,恭喜。

这还是他们在第二次见面后第一次联系。

叶修没有立刻回复。

王杰希收了手机,同几个职业选手起身往外走。

外面夜色浓重,他随着大伙儿出去,不禁叹一声虽然H市的空气也不怎么样,但比B市好多了;而...

【阅读】大概是看书的彩蛋!

快要开学了,就补了几本书,翻到了一本托克维尔《旧制度与大革命》,然后越看越不对劲,越看越想到嘉世和叶修还有侑李大大的小说……

所以,小透明来混个更(*╹▽╹*)

注意!!:所取内容有断章取义之嫌,不是指叶修代表旧制度是腐朽,陶轩等人是大革命是好的(没有这种倾向!),只是这些片段刚好代进全职可以这么解释而已。建议勿深究原文。

1.(陶轩等人的视角)贵族一派衰老羸弱之态。甚至在中世纪到处可见的政治自由虽然还保留着过去的特点,却也失去了活力。各省一会虽然总体维持旧的法律体质不变,但不在促进文明的进步,反而在阻碍着进步。它们对不断进步的时代精神麻木不仁、置之不理,从而将民众驱赶到了君主制的阵营当...

占tag致歉。
叨叨几句:
文章开头正值冬季。叶修房间和俱乐部内温度应该差不多,不穿外套没事。迎个新也没必要很隆重特地穿个衣服。(至少以叶修的性子来说是这样)
带上外套,表明他要出去。
他明白他要走了。
这个冬天,真冷。

【文中也有“像是早就在等待这一刻”“这本身就是老板的目的”之类的话,但顺手摘下了外套 让我更觉得自然没有修饰:叶修是个看得很明白的人。不管虫爹在这一句上是不是有意的,但补了好多次原文,突然发现这句的时候,就忍不住哭了】

【叶王】迟钝恋爱9

挣扎着下床,脚底触凉倒是让头脑清醒了几分。叶修用手撑在床头柜上适应了一会儿,才拿起水杯喝了一口,干涩的唇得到滋润,身子也减去几分火烫。
“呼,几点了?”叶修眯缝着眼扫过身边另一张床铺,那是吴雪峰的,被子铺得整齐,看来人还没有回来。
自己也没个手机,要是死了估计也得等他们回来才知道。叶修思忖着为了自己的生命建康着想,有时间是不是该去买个手机。坐在床边发了一会儿呆,安静好像在挠身,叶修想着孙猴子那个元神出窍,觉得要是这么着脱离了身体估计就会好受许多。
门口传来声音。
转头望去,吴雪峰开门进来,手里应该是拎着一袋饭菜。
“回来了,”结果,后面还跟着一个人,王杰希。叶修奇道,“咦,你怎么也来了?”
“看看你。”王...

【叶王】迟钝恋爱—8

叶修觉得拒绝一个治疗的建议真不是个好决定。
与其他人分开后,他撑着回了旅馆,一进房间就把自己丢到了床上,然后跟眼前一黑也差不多很快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然后口干舌燥晕晕乎乎地醒来,一摸额头烫得要死,支着身子扬起脖子一会儿又被拧断了脖子——哦,说得太血腥了点,只是又摔回了床而已——多么无助多么可怜多么,活该。
其实叶修不怎么生病,一年到头生病的次数几乎为零。昨天他在阳台上吹了会儿风,抽了几支烟,没想到就发了烧。
上午烧到38℃,喝了点热水还能勉强再和队员重新商讨一下战术。中午吃了点清淡的食物后他就睡了,期间吴雪峰给他量过一次体温,大约升高了一点,下午醒来后体温基本到了38.5℃。
当时吴雪峰建议给他买点药...

【叶王】迟钝恋爱-7

“叶修?”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诶。”叶修下意识地一转头,见到来者,嘴巴咧开来笑了,“哟,大眼,没想到你还是爱猫人士嘛。”

可不是,王杰希穿着休闲衬衫,怀中抱着一只猫咪。

两人走进,叶修好奇地看着那只猫咪,看了半天挤出来一句:“额……不过有点脏,是跑出来了吗?”他对于宠物并不是特别感冒,自然也没有什么话可以说。

王杰希摇了摇头:“我捡来的。”

“爱猫人士。”叶修再一次给他盖章,“那,你是要自己养它吗?挺可爱的。”

“喵~”王杰希怀里猫微弱地叫了一声,动了动棕色的眼睛,很是清澈可爱。虽然毛上脏了点,但可以看出它毛色大部分是白色,几块黑点像大星星似的散落在背后。还有两对耳朵软软地...

【伞修】【双花】生离死别

*随便理解,自认为没有玩be


南山墓冷

荒野花残


一个死别,是埋下的酒

一个生离,是窖里的酒


回忆里淡淡飘远的哀愁

目光里残留昨日的熟悉


却永不会有开封的那日

打开了是醉得一塌糊涂


说好的永远

转身的坚定


被鲜血声音浸染

化作告别的决绝


潦倒醉在你面前

偶然在路上相逢


才流露脆弱

相视却无言


回忆里

目光里


泪光闪烁

两人身影


你不在了

你离开了


我很好

我很好


只是有点想你,如果你还在……

只是还是习惯不了,没有你……


会怎么样?

该怎么办?


(梦醒)

(擦肩)


在心...

©叶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