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心

叶先哼的姑娘

【双叶】双重孤独番外-3

叶秋已经下葬,五七也已经过完。苏沐橙回了H市。

公司里叶父支持着,叶修默默地拣起叶秋以前读的书,好歹字还是认识的,还可以看叶秋的笔记——他在M国没事就在旁边备注,解释一番或者加上一些自己的理解——谁也不知道这是习惯使然还是为了叶修。

叶修不怎么去看叶秋,墓园有点远,来回要三个多小时,B市交通还常常不如人意。

第十一赛季已经开始(私设:世邀赛几年一届,期间间国内比赛暂停,由交流赛代替),他偶尔也关注一下,兴欣成绩不错,积分上第五、六名的样子,新嘉世也回来了,排在第九、十名左右。

一天他去墓园,遇到了王杰希。

他同那双明显的大小眼对视了一会,打招呼笑道:“哟,大眼儿。”

“……叶修。”王杰希也想不到会在这儿碰上叶修,朝他走了过去,看上去王杰希本来正打算离开墓园了。

“好久不见啊,你们微草成绩还不错嘛。”叶修懒洋洋地偏着头,像熟人间碰面那样拍了拍王杰希的肩。

“还好,兴欣和嘉世也不错,这年,轮回更强了……那你是来看……”斟酌着词,最终还是没有别扭。

“我弟。”没有什么避讳,叶修指着不远处一个石碑,走过去,发出邀请,“要看看吗?”

“好。”

秋阳半暖半凉,亮度柔和。

两人站在石碑前。

石碑上带着一张叶秋生前的照片,规规矩矩。下面刻着出生死亡年份,还有一句墓志铭:活过,爱过,不曾后悔过。


“叶修……”王杰希看了看墓碑,看了看他,“不好意思,你和你弟……”

“情侣关系。”稍稍弯着腰叶修抚摸上墓碑,轻轻地道,“我爱他。”

“哦。”也许是想不到叶修会那么快承认,或者掩饰本来就不是他的性格,垂下眼,王杰希顿了一下,“其实大家都有点看出来了。”

“是吗?”叶修转头,一点也不介意别人八卦自己,饶有趣味地道,“怎么看出来的?”

“叶秋总是给你打电话,你接电话的时候一脸嫌弃但还挺开心的。还有,记得那次方明华来看我们吗?他偷偷跟我们说你就像谈恋爱一样。”王杰希也笑道。

“嘿呦,是他啊,联盟第一个脱单人士(诶呦话说回来也许我和叶秋比他还早呢)。我就说他鬼鬼祟祟的,跟你们说什么不让我听。”摇摇头,叶修作出恶狠狠的样子,“原来在‘编排’我。我好歹还是个领队,尊重一下领队隐私啊。”

“我不会说出去的。”王杰希听出了叶修的言外之意,保证道,“不过,作为朋友,我想问问你打算怎么办?”

“没想到大眼儿你那么八卦吗?”笑笑,眉眼柔和,叶修掏出烟来叼在嘴里没有点燃,眼睛放远,天边云彩缓缓移动并且变换着形状。

“我也不是很知道,这么过着呗。我爸妈也知道我和叶秋的关系了,想那么多干嘛——等我爸妈催了再说。”叶修含糊不清地道,“我大伯那支已经有孙子了,什么传承的事儿也不一定非要我做。”

“这样啊,那你爸妈总是想要抱抱自己的孙子孙女的。”

“你这话……怎么让我觉得你被逼相亲了?”叶修装模作样地打量他一下,一身休闲装,职业选手的光芒散去,普普通通一个青年,这个时候如果还没有女朋友,父母一般就开始催了。

王杰希苦笑一声:“是啊,我跟他们说等我退役再说吧。”

“退役……”沉默了一下,叶秋咬着烟体会着这个词,好像那般遥远又近在眼前似的。一个字一个字缓慢地吐出,“你,还再打几年啊?”

“一两年吧,这些年再多给英杰一些机会,这个孩子……”

“听听,孩子,我们多大年纪啊,就这么倚老卖老起来。”

倚老卖老似乎不是这么用的,王杰希笑道:“是啊,我们在其他地方还是个小伙子。”但在电竞行业,已经不可避免被称作老将了。“老”,不是经验的老,而是年龄、状态的老,想到这个词,令人脑补一个满脸皱纹的老人,但任谁也无法将这个词放到王杰希、叶修等这些人身上。

“退役了之后呢,干什么去?”

“这个还没想好,留在队里吧——如果他们需要的话。”

“你们老板一定求之不得。”叶修打趣道,“你做队长跟当爹当娘似的,什么都会替他们考虑到的。”

“不过我说,你总不能给他们考虑一辈子的。虽然你现在开始放手了,但是比赛中还是可以看出你们队员还是太依赖你了。”

“这个,慢慢来吧。队员总不能还真将我当神了,遇到麻烦他们之后自己会处理的。”王杰希想了想,“你当队长当得也不错,只要不要队员自己作死……”

叶修拿下烟,翻了翻口袋果然没有带打火机,又塞回嘴里:“嘉世的事儿都过去多少年了,你们还记着呐?怎么听着怨念比我还深。”

“我们旁观的都替你心疼。我说你啊,心真的宽,随便换我们谁去都不肯依。”

“那你们也不是我啊。你们可都是战队的宝,老板舍得这么糟蹋你们吗?”

“你也知道那是糟蹋!如果陶轩好好经营,嘉世再拿几个冠军都可以。一手好牌打烂的好例子。”

“这么不平啊,如果嘉世好好的,哥可不会让你们拿那么多冠军——没想到大眼儿你那么看得起我。”叶修吹了吹牛皮,“幸好遇到了我们老板娘,又回来一趟,从此留下哥的传说。”

王杰希无奈地摇摇头。

“诶——对了,话说你来看谁?”

“我奶奶,三年前死的。”

“哦。出来了?”他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王杰希看了看手表,九点了:“其实人嘛,有谁不死的,看透了就好,我看你也不是看不穿的人。我走了,战队只放半天假,也不打扰你了。”

“好,我再和叶秋说会儿话。”叶修道。

走出几步,王杰希突然在背后叫他:“叶修。”

“嗯?”叶修抬起头来,转身,看着走了几步出去的王杰希。

“看到你好好的,作为朋友,我很开心。如果要回来,我们都等你回来。”王杰希庄重地道。

一阵风吹过。

叶修凝视着他,撩了撩自己额前过长的头发,轻轻地启唇,笑:“好啊。”

——

王杰希离开了。

叶修摸摸脑袋,摇摇晃晃地随地坐下,嘟囔道:“王杰希这个人……”这个人怎么样,他没有连续说下去,而是停顿了一会,搜了搜词汇库,“好人。”

“哎,你可别笑啊,我的词儿好歹用准了吧,朴实无华。”叶修看着叶秋的照片道,抱怨道,“王杰希那家伙总是说我打法土,啧,有用不就好了?你说是不是。”

叶秋端着架子,嘴角只微微翘起,弧度和蒙娜丽莎一样。

“明天爸让我去上班了,多谢你那些笔记啊,不过哥本来也聪明不是。”

“可惜还算个半吊子,爸给我安排了个助理。我说我还真有点怕人家笑我。”叶修苦恼道,“虽然哥荣耀打得好,但是这方面的事确实是你有天赋呐——夸你不要骄傲。”

“本来嘛,你在公司待着,我在荣耀联盟混个工作什么的,要不去微草皇凤义斩坑蒙拐骗去。”

“嚯,”靠在墓碑上,叶修闭着眼睛,好像背后倚着的是另一个人的背,之所以凉凉的硬硬的是因为中间有一块镜子,“真料不到,这老天。”

贼老天。他想。


在生活中,其实并不是很明显可以感觉到自己弟弟的离去,叶修总觉得叶秋是去旅游了,不久就会回来,然后倚在门口冲他柔柔地笑,那张与他一模一样的脸上还可以看出若有若无的嘲讽。当年,叶秋想要离家出走被他抢了行李,这下他回来了,两人可不就换了个角色。

两人异地多年,与相思可是老朋友了,初时的悲痛欲绝之情淡去,好像也就恢复了以前的样子。

可是叶修也知道,和以前其实并不一样,也不该一样。


两人都是第一次谈恋爱,异地多年感情维持现状就不错了,难得再进一步发展。他们还都不知道待在一起后如何做一对谈恋爱的腻歪情侣,再怎么做一对普普通通的幸福两口子,对了还有说服叶父叶母。

两人本来打算叶修回到B市就可以逐个解决,漫长的一生有着足够的时间,让他们在路上去摔倒去争吵去追闹去计划,但最后一定要安排紧紧握着对方布满皱纹的手,相视一笑的结局,来个与子携手白头共老。

可是,原来每个人的人生都不是等长,有些人所拥有的时间只足够诉说一个爱字,露出一个向往未来的充满希冀的笑,后面的跌跌撞撞只能让对方一个人走;与子携手白头到老是天底下第一需要运气的事

他们最初以为的开始,分明就已经是结局,匆匆而完让人来不及再去斟酌装饰修改,咔嚓一声,就变成一张仓促的黑白照。

未来,已经随着一个人的离去而开上另一条轨道,并且早早盖棺定论,一眼望到尽头。


不知不觉地睡了一觉,动作时险些失去石碑的倚靠,叶修晃了一下惊醒。

“叶秋,我走了。不知道几天后来看你,要不每周末一次吧。唉,你也知道我是个宅男,每天都是上班就够糟心的了——我爸让我去考个驾照,我觉得还是乘坐地铁来得安全点,你觉得呢?你知不知道,沐橙他哥,和你哥一样厉害的一个人,就是不小心被车……喝,我这心上有点阴影。”

“沐橙跟我说,人会死三次,第一次是断气的时候,在生物学上他死了;第二次是他下葬的时候,人们来参加他的葬礼,怀念他的一生,然后他在社会中死了,不再有他的位置;第三次是最后一个记得他的人把他忘记的时候……那时候他才真的死了。”

叶修温柔地摸摸叶秋的脸,蹲下身子,轻轻地吻了吻:“我记着你。”

我舍不得你那么早死。


ps:司汤达墓志铭:"活过、爱过、写过。"(一些墓志铭还挺有意思的)【“老板舍得这么糟蹋你们?”,个人看来真的是糟蹋。】【好想尾巴接一句:我要和你同生同死,所以我会把所以记得我的人杀死,然后来见你……好bt啊QAQ要不得要不得】


评论
热度(14)
©叶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