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心

叶先哼的姑娘

【叶修中心/粮食向】星落

【1】

叶修还记得那年那天那夜的天空,黛蓝黛蓝如情人的眼波,眼波里有一串串铃铛在轻快地摇动,铃声铃铃所及之处,皆是一颗颗白粲的星星。那星星多得就像整个撒哈拉沙漠被倾倒,每一粒或大或小的沙都化了星飞到天上似的。

那夜,他正拿了叶秋的行李,偷偷溜出家门,抬眼一看在一片黑色柔和的建筑上怔住,沦陷在那魔术般璀璨的星海。他脑海里自然而然地浮出一句: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

那刻,他见识到了世界是有多么广阔和漂亮,他纤尘不染却单薄的年华一震,落下了星光,本还带着稍许怯懦的心一下子被星光抓住,丢到了远方。是的,远方……那是他该去的地方,是他该去走一走的地方。

这满目的星光是上帝的垂怜,也会是属于他的历练。

隐隐中,有轻轻的脆脆的笑声在嬉闹——像碎琉璃折射出五彩斑驳的光,纯粹而复杂;或流沙被指掌摩挲流泻随风而去,细小却无孔不入——在他耳边呢唱道:“走呀走呀,少年郎,你的天地不止一隅,你的人生才刚刚翻开篇章,那蘸了星尘的笔握在你的手上,你要去细细考量慢慢落笔呀。明白呀,你要明白呀,世上没有堪和星光相媲美的后悔药呀忘情水呀,来把你着笔的痕迹洗掉。走呀走呀,少年郎,让你自己看看你能走多远。我就一直在你身边,我就一直待在这里呀,我同你共担风雨,我就在等你归来呀。走呀走呀……少年郎……”

歌声越飘越远,已经踏上前方。叶修闪亮无暇的眸子将天与地、将星与远方皆收入眼底,用那被上天眷顾爱惜的手握紧了肩背包的带子。这些是他的宝藏也是他的关卡,他现在已经有了一颗星星一样的心,以后,他要将自己变成星星。

少年稳稳地迈出一步,走路有风,落步无惧,直奔前程。

天上的星星笼下一层薄光,无论白天无论黑夜,一直为这位勇敢的少年祈祷。

【2】

从那次震撼中出来时,他已经南下到了H市。

在H市,叶秋再没有见过那样的星空。几次在那个日子里爬上天台,却只有凉风袭面,与天际无边深沉的黑,让人溺水窒息般的黑,或烟雾似朦胧的云团,以及那个孤零零的月亮。数次都是满怀期待而赴约,落寞而归。

甚至他常常怀疑那天的景象只是一场梦,毕竟B市的雾霾问题不是一天两天了,他从小就没看见过几次星空,更何况出现那如同盛宴般的璀璨?

但那眼星空永远在他心上。他疑心着星星本来就在自己心尖儿上,只不过一直如半熄半燃的蜡烛,一次离家出走则是一阵轻风,呼地吹出了一簇火苗,因此火光迎风而起,也就是那星光成为心上一盏明灯,指引前路。

本以为会颠沛流离,遇到苏家兄妹后也安定了下来,然后接触到了荣耀一见钟情再见倾心,在嘉世投入了自己快八年时光,经历过风光与低谷,在最末又遭遇了意料之中的一记背叛……再付出三年,卷土归来,一朝龙腾跃天下惊,谁知其中多少功夫?隔七年重新问鼎高高王座,澄澈星眸中大海终返岸,飞鸟尽入林,少年仆仆归。

他的朋友已经有其星辰大海,不需他再掌舵;他的身体已经疲倦,需要一个依偎或怀抱;他的父母亲弟已经望穿眼,等待为他接风洗尘。在外久待,快十三年,也该回了。

他的光芒已如那夜星宴耀眼,他已经成就了自己,也变成了他人的星星。

【3】

这十三年来,其实他一直没有歇息过。

前三年,玩游戏赚钱;中的七八年,打联赛逐冠;后来,对公会组新队胜嘉世终夺冠。皆不容易。如许往事回忆起来塞满时光,却感叹一句岁月如梭终究远去,但幸好……人还如昨不改初心。

可惜,时间不留情;青春不歇人。他要走出那夜,走出青春,再奔去下一程,得将这满载重重星光一页翻去,在新的白纸上描画。

现在,叶修在公司占了个位,却算个无所事事的闲人。走出多年家里公司的事务他一概不通,当个打杂的倒行,提出来的时候被叶父狠狠瞪了一眼就不敢再提,叶秋在旁建议让他挂个人事部的名,这部门的大事叶秋会亲自参与,小事也不至于让叶修无措,叶修还想挣扎一番,叶父早拍板同意,说就这样好。

叶修的作息被调整过来,毕竟早晨早起晚上也不敢多熬夜。在公司,他就看个人签个字,平时时间多得很。于是手痒痒心也被挠似的就买了一堆满级账号卡,帮网游里兴欣公会抢boss,偶尔拣起拾荒一事磨磨手艺。叶秋一直知道,他下班的时候找叶修敲门而入,叶修目光坦荡没加掩饰。

叶秋知道叶修对荣耀的爱,他说不了什么,只要叶修没耽误工作,他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然,没敢和亲爹说,不然叶修恐怕得遭一顿打,老爷子身体都比叶修麻利多了。

“哥。”这天,叶秋下班又来找叶秋,“回家了。”

“哦……等下。”叶修的手本就在键盘上噼里啪啦地敲着,叶秋出声后速度又提,叶秋看着眼前隐隐出现残影,眼睛一眨却又消失。

“真快。”叶秋看了看自己的手,虽然同一个爹娘也一起练过钢琴,可他的手速一直以来都比不上叶修。

“那是,我可是职业选手,要是被你这大老板比上……”叶修动作停了下来,目光若有若无地往自家弟弟手上瞧,嘴角高深莫测地挂着一缕淡笑。

得,什么都变,他哥这张嘴也不变他的本色。

叶修退出游戏关了电脑,从那优质皮椅上起身,将一旁的西装外套往手上一放没打算去穿它,反倒手指连动解开了衬衫最上面的两颗扣子。

“走吧。”两兄弟出去。

六月,B市的温度总在20℃和30℃之间徘徊,不冷不热,就像叶修对待工作。叶秋想。

上了车,叶秋道:“明天放假。”

“哦?”叶修慢悠悠地系上安全带,靠着椅背,“什么节?”

“端午,三天。”

叶修点点头又应了一声。

“爸妈打算去野营……”

叶修立刻摇摇头,严词拒绝:“我不去。”

叶秋奇怪地看了一眼他,又立刻回到前方路况上:“谁说让你去了?他们两个过二人世界就没打算带我们。”

“呵呵,老夫老妻还那么浪漫啊。”叶修摸摸鼻子。

“是啊,所以爸妈也担心着你的终生大事,给你安排了相亲。”

沉默良久。

叶修缓过来,眨眨眼道:“老夫老妻什么的哪里比得过一家人相亲相爱,我觉得去野营挺好的,咱们好久没有一起出去了,挺好的。”

“是啊,我也觉得挺好的。那就,这样定了。”叶秋徐徐地道,“不过,告诉你一件事儿,我刚才是和你开玩笑的。”

再次沉默良久。

叶修一脸无语的表情,打开车窗,风扑啦啦撞面,吹得眼睛都睁不开,自然绷好的表情也被吹皱。

“笨蛋弟弟,开慢点啊!”叶修捂着眼睛抱怨道,“你哪里学来的骗人?骗骗外面的人就算了,连亲哥哥都骗,世风日下啊人心不古啧人心不古……”

叶秋淡然自若:“可我也有办法让那个玩笑变成真的,哥,我错了,我不跟你开玩笑了,我这就去和爸妈说……”

叶修瞪眼,打断叶秋平平淡淡没有起伏的话:“别说了,你爱开玩笑就开玩笑吧,但不能提相亲这件事儿。”

“得令嘞。”叶秋掌着方向盘,眼角迸出笑意。

【4】

放假第一天,叶修还睡在被窝里就被叶父吼了起来;帐篷什么的放在后备箱,一家人浩浩荡荡地开车到一景区公园,交了钱往里走,叶修背着一家人的口粮和自己的睡袋踉踉跄跄,浑然不顾其他两位男性背得比他重多了,只苦着一张脸亦步亦趋地跟在叶父后面。

叶修想,另外三人大概是真的来放松了,自己则另当别论。一整天,他经历了入水抓鱼爬山捡柴,气喘吁吁汗泪涔涔,就差没上刀山下火海给下面黑白无常送上一条命。这是放松吗?变相折磨不是。

晚上,他还亲自搭帐篷,烧篝火。天边最后的红色也沉下山峦的时候,他终于腿一软躺在地上180°仰望天空挺尸,拿过一块牛肉干咬在嘴巴里,迷迷糊糊地想,烧火啥的不是不行吗,小学初中的告家长书看多了吐槽多了竟然还留几分在脑子里。

火光里闪过噼里啪啦几声,叶修竟然觉得挺好听的。忙了一天,此刻算是得到了休息。疲软的肌肉在运动时叫嚣着要放弃,躺下一会儿后喘气都觉得舒服,精神也极为放松。

“呼——”这才是人过的生活啊,惬意啊,叶修微开着眼,享受山林中送来的长风爬过自己的面颊,掠过自己的衣服,仰头飞向远处。

风不停步,亦无年龄——或者是与天地齐寿,它飘来飘去的时候想必是极幸福的吧。叶修默默地想,稍许有些羡慕。总有人像风一样一路前进,比如自己;但没人如风长寿,可以穿青山迈黄沙过小溪游大海冲云霄俯大地,领略世间美景无数,也超越了时空。人的一生是有限的,是渺小的。自从出生那天起,便定下了结局,无人不是,任何人都是。

但是阴阳相生,存在有限便也有无限。

1900告诉麦克斯:“琴键是有限的,但你是无限的,在这些键上所能创造出来的音乐,那是无限的。这个我喜欢,也是我愿意做的。这里有梦想,而又永远不会超出船头船尾,你可以在有限的钢琴上,表达出无限的快乐来,这样才是我的生活。”(海上钢琴师)

是的,在有限里创造无限,将自己有限的生命化为无限的意义。

而存在不是意义,为什么而存在才是意义……能够忍受平凡的人,也许认为平凡就是他想要的,喜欢的,愿意做的,那就是他存在的意义了。每时每刻都诞生着这样的人,一个叫XX的人死了,另一个像XX的人又在出生着。姓名可以消失,总有这种对生活的态度是不灭的,是古往今来一直传承的。这就是无数个有限衔接的无限,与生活意义。

“想什么呢?”叶秋从帐篷里整理好了东西走出来,在叶修的身边坐下。他也知道自己哥哥八百年不运动的那种,今天真是要累坏了。

“想……”叶修闭上眼,拿手遮在自己的脸上,感受着心脏在自己的胸腔里一次比一次更加清晰地跳动,“以前。”

叶父叶母在不远处欣赏山水,没有将注意放在他们这边。

“哦,”叶秋轻轻地应了声,看着叶修脸庞汗干后略显苍白的脸,突然觉得眼眶酸涩,“哥。”

“怎么?”叶修撤开手,睁眼看他。

“没,没什么。”叶秋低低地道,也躺了下来,地上的碎石隔得背脊难受,挪了挪背被戳了两下后他就不敢动了,身体从绷紧慢慢松懈柔软下来,便没有那么难受了。

“哥,如果你不在我们公司干活,你想干什么去?”

叶修转回头,认真想了想:“能赚钱就好,养活我自己,然后不加班有假期的,可以让我有时间玩荣耀。”

“那你怎么不去找你的队伍啊,那位陈老板我对她印象不错,她没有陶轩那么绝,你回去她应该会给你个好的职务的。那些职务就算没有当职业选手那么好,也比在公司里蹉跎好吧。”叶秋慢慢地道。

“是啊。”叶修眨眨眼睛,轻轻开口,“可我都离家那么多年了,该回来了,这是我对爸妈的责任。”

“你不喜欢。你现在半辈子还没有过完,以后,怎么办?”叶秋忍不住道,别过头去看叶修。

叶修又往嘴里塞了一口牛肉,借咀嚼之机沉默,两只眼睛盯着不知处。

良久,叶修闭上了眼睛,将牛肉吞下去,似乎还微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够了。”叶秋不知道他是在说那几年值了,还是让他够了不要再问了,于是也无语下来。

鸟鸣山幽,溪声欢快。天空的蓝色沉下,唯有山边上还带着几分白。一弯细月挂在天上,旁边一颗星十分亮眼。

“那是长庚星。天黑时最先出现的一颗星。”叶秋望着天空,抬起手来一指。

叶修顺着他的指向看去,盯了一会儿,出声:“叶秋,我离开家的那天,你看了天空吗?”

“……看了啊,”叶秋一顿,看了看父母的方向,发现他们没有回来的意向,便收回眼,轻声道,“本来是我打算走的,自然要看看外面情况如何。我还记得,那天星星真多啊,我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多的星星,光芒都连成一片,像一张大网……但是也是因为太亮了,我就踌躇了。等我回来,我的行李已经不见了。”

“如果没有我拿走你的行李,你还会走吗?”

“……不会吧,那天最好的时间已经被我浪费掉了。”叶秋说的是那天,“而且也没有如果。”

叶修点点头,他也明白这个道理。

“哥,我其实还挺佩服你的。那天……”

“星星那么亮,我感觉到了我的单薄,我没有力量走远。所以,你走了,也好吧。至少我也走上了正确的属于我的路。”叶秋低声道。

“嗯。”叶修轻应。

【5】

叶父叶母扶将着回来了,一家人坐在篝火边,由叶父和叶秋烤鱼,每人分得一条,不能饱腹就只能吃带来的食物。

吃完饭,两位旁若无人的父母沿着小溪又散步去了——当然他们也就在附近来回,不会走太远。

叶秋捧了一本书点着手电看,叶修早早钻进了帐篷睡觉去了。

不知过了多久,叶秋跑进帐篷来,把叶修晃醒了,激动地说:“哥,星星,天上都是星星!和那天一样的!”

叶修揉揉眼睛,头脑还昏昏沉沉的,就被拉起来出帐篷了。

叶秋往天上一指:“看!”

叶修捂着脑袋,眯着眼睛往天上看,无数星辰的光一下子飞入他的眼,像许多年前那记忆深刻的一夜。叶修呆呆地看着再次出现的星宴,天空上每一处角落都被点亮了,星星们嬉嬉笑笑的声音还是那般甜甜的,清脆的……这一见,是久别重逢,而他们之间的交情,虽只有两面,可是君子之交淡如水,何必轰轰烈烈,非得在危难之中援助之时才见真情似钢?

“又见了,朋友。”叶修喃喃道,叶秋站在他身边拿出手机来就要拍照,叶修却走远了去,坐在一块略大的石头上,双手撑颊,脖子往后拗得厉害。

星星们如水流动,叶修见到了那夜,个子还矮小的自己背着行囊的身影;与苏家兄妹欢笑,悲伤的笑容与戚面;在三连冠时的金芒披身加冕;在队伍心离导致的失败时,沉默地对着灰败的屏幕;雪夜退役离去;在网吧集聚新队伍;打败嘉世,赢下挑战赛;一路跌撞受挫,最后也是第一次在那个舞台上与大家一起拿起奖杯……

温热的泪水从眼眶滑了下来,淡淡的咸咸的味道,好像他的心,看似已经波澜不惊,却苦涩时光终去。那个满含着酸甜苦辣的青春……在第一次星宴里开始,在第二次星宴里,划下了句号。

叶修没有不甘,没有悲凄,只有遗憾,遗憾。他变成了星星,却不再有成为星星的那个过程。又清楚地明白,永恒与永远的区别。永恒是虚的,如那些名誉;永远太虚,他并不拥有。

千代子曾说:“我所喜欢的,正是如此追寻他的自己。”(千年女优)月圆并不是最可贵的,可贵的是你等待月圆的那个过程,只有那个过程是如此真实而鲜明地属于你自己。

“走呀走呀,少年郎,你的天地不止一隅,你的人生才刚刚翻开篇章。记住记住,你还是少年呀,你去时是少年,归来也是少年呀。你走呀走呀,终要走远;你走呀走呀,终要回来。你的星星还在等你,还在陪着你,永远永远呀。身体终会腐朽,灵魂必将永恒;青春也会逝去,你要抓着它呀抓着它,抓住它放在心尖儿呀,这样它就不走啦。”

星星们手拉手,光芒连成一片,唱着不知名的曲子,声声入耳,字字震心。

“走呀走呀,少年郎。风尘仆仆,还要归来;鸟儿歇巢,仍要飞去。星星一直陪伴你,星星一直等你呀。你的羽翼稚嫩着,也飞上蓝天;你的翅膀结实了,就要冲云霄啊。你的汗水洒满了耕田,耕田长出了秧苗,秧苗长出了果实,不白洒呀不白洒,那是你的果实呀果实呀,吃了果实飞得更远啊,飞到远方啊。走呀走呀,少年郎,你的旅程不止一站,歇好了飞呀飞去呀……”

是……旅程不止一站,歇好了再飞去吧。叶修嘴唇一张一合,喃喃道。

家如巢,它让你去经历风雨,也等你回来歇息;它知道你要离开,它愿做鼓励,不要做束缚;它的爱,同你的爱,是一样的。

青春是破土而出的苗,长成青涩的大树,结果;等四季轮回,它不再有破土的过程,它的经验刻在年轮上,除非死,不抹去。冬天不是死亡,而是休息;春天不是出生,是苏醒。

“哥?”叶秋咔咔咔擦擦擦拍了几组照片,正要和叶修分享,身边却没人,四处望了望,在不远处看到一个被光笼罩的影子。不知为何,叶秋就是觉得叶修身边的光比他们身上的都亮。

兴致冲冲地走进了,叶秋一愣,目光落在了哥哥的脸上。

他,流泪了?

“我没事。”叶修在笑,笑得很轻扬很淡薄,像三月里的阳光明媚不刺眼。

【6】

凌晨,叶修醒得特别早,也许是因为补觉多,精神又很轻松吧,这一觉是他这些天来睡得最好的一次。他轻手轻脚地出了帐篷,天边星辰还未散去,但快散去,一夜也快过去。

叶修找了片地儿坐下,朝露湿衣,凉风刺肤。但他都不管,只微笑着,享受地看着星星退去。渐渐地,天边泛起鱼肚白,山峦后一道红色欲出不出,星辰加快了速度隐去,但并不真正消失。

很快,半圆的形状在山后跃跃欲试,天上只留下了一颗星。

叶修知道那叫什么星。

启明星,天亮前最亮的星;也叫长庚星。

太阳月已经威风凌凌地跃出;启明星也渐渐隐去,至今所有星星都隐去了,星宴散场。

星已落,一夜已经过去。

叶修知道,那些属于自己的星星,还将升起,他知道,以一种更为清澈璀璨的光芒。



ps:永远在烂尾。我的开始明明是因为一句星光不问赶路人,时光不负有心人。结果扯着扯着写偏了……果然不适合写这种比较正经的东西……

【迟钝恋爱又欠着了,今天一天都在写这个(望天)明天要去军训了,大概连周末都不怎么可能更新】

评论
热度(14)
©叶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