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心

叶先哼的姑娘

【喻叶】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都是耍流氓

*拿以前的生贺文来混更一下……

作为联盟的四大战术师之一,尽管今天是叶修的生日,而且自己作为他的男朋友也精心准备了一份礼物。喻文州依旧没有表露任何特别的神态在脸上,一切如常。所以,作为今天的主角,叶神表示有些忍不住了。


“喂,文洲,你今天没有什么事情对我说吗?”中午,当国家队众人已经吃完饭离开了之后,叶修拿着盘子坐到喻文州旁边的位子上,看到这男人慢条斯理地拿筷子吃饭的时候,他忍着想要把他筷子一把夺下来,然后随手扔掉的想法,问道。


“嗯,说什么?”喻文州抬起头来,露出一个迷人的笑容。


“咳!咳咳。”叶修心一跳,尽管已经见多了喻文州的笑,却每次都有一种谈了初恋的感觉,那什么回眸一笑百媚生,什么勾人啊魅惑都是扯淡。就像是一个新手遇到了一个久浸情场的老手一样。


作为荣耀的教科书,荣耀第一人,国家队的领队,叶修完全可以在荣耀上毫不留情的鄙视他的这位队长,手残。

可是一旦涉及到了感情方面,以及那什么什么方面,叶修完全就是一脸懵,一个被情话,调戏几句了就会不住地茫然的人。


这也是喻文州在和叶修当了情侣之后最喜欢做的事情。谁能想到平日里那个叼着烟,一脸嘲讽的男子是那么的可爱,诱人,惹人喜欢呢。


“呃,你,你不知道今天是几号吗?”叶修低下头,往自己嘴里塞了一口饭。有些养长了的头发盖过了他的眉毛。


“五月二十九,怎么了吗?”喻文州问道。


“……”叶修此刻十分想要摔下筷子走人,连孙翔那个家伙都知道今天是自己的生日。而喻文州身为自己的男朋友竟然不!知!道!


胡乱地把饭吃饭,叶修先一步站起来,沉闷地道:“我吃好了。”


望着叶修离开的背影,可怜得好像是被全世界抛弃了一样,低垂下的头,是不是藏着失望呢?喻文州握紧了筷子,却下定了决心要给叶修一个惊喜。


餐厅里,剩下喻文州一个人,慢条斯理地吃饭,却也好像在演一场一个人的戏,无人欣赏。


叶修房间


“我去,真是讨厌死了。”叶修趴在床上,把脸埋在弥漫着淡淡阳光味道的被子里,事实上,叶修身为一个对季节不敏感,对天气不敏感的宅男是不会做出晒被子这种事情的,这床被子正是前几天喻文州帮忙晒过的。


他懒懒地翻了一个身,抓过枕头盖在自己的脸上。


虽然不是对于生日特别在乎的人,但是当自己在乎的人不记得自己的生日,多少还是会很失望的吧。叶修迷迷糊糊地骂着喻文州这家伙不解风情,一边眼睛眯啊眯的,像只小猫咪似的,昏昏欲睡……


是了,身为一名国家队领队,他的工作还是很忙的,昨天一直看其他队的资料到十二点半。这对于已经渐渐恢复了作息时间的他而言也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人老了,也得懂得照顾自己啊。


在梦里,叶修梦到了一张他颇为熟悉的脸,正笑盈盈地冲着他笑……鼻间萦绕着清爽的香皂味……


“!”叶修感到脖子上热热的,一阵接着一阵,好像有人在用羽毛轻轻地滑过,还痒痒的,谁那么无聊在做恶作剧啊。


“哎!”叶修猛地起来,脑袋撞上了一个什么东西,惹得他惊呼一声,“喻文州?!”为什么他会在自己身边啊。


刚刚睡醒(准确而言是被惊醒)的叶修脑袋有些沉,微红的脸庞,因为没有补充水分而略有干燥的薄唇,雾气氤氲的眼睛里没有防备,就像一只树袋熊,懒洋洋,可爱极了。


喻文州无奈地揉揉自己刚才被叶修撞到的可怜鼻子,道:“是我。”


“……”叶修歪了歪头,似乎有些没有明白,他眯了眯眼,道:“我当然知道是你了。”


“咳咳。”喻文州轻咳了一声,伸臂将叶修揽在怀中,揉揉他凌乱的黑发,“前辈。”


前辈,自从两人在一起之后,喻文州就很少叫这个称呼了,叶修此刻听到,微微还有些不适应。


“我喜欢你。”喻文州凑近叶修的耳廓,轻轻哈气。


“嗯,我知道。”白皙的脸丝丝缕缕被情话染上了绯红,一双黑得无暇的眼睛好像黑曜石那般,在不知不觉中勾人。


“所以,今天这个特别的日子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呢。”喻文州懒洋洋地将头靠在叶修的肩上,带着笑意道。


“啊?”叶修离开喻文州的怀抱,一对逐渐清明的眸子直勾勾地看着他,突然明白,“文洲,太心脏了啊!!”该死,害得他小失望了一段时间。没想到是他的诡计!


什么不知道五月二十九号是特殊的日子,都是大灰狼的阴谋啊。叶修想道。


如果此刻可以化身黄少天的话,他大概会气得不想说话。

如果此刻可以化身唐昊的话,他大概会找一下四周有没有什么可以踢飞的东西。

如果此刻可以化身孙翔的话,他大概会把自己所有库存的六个核桃都强迫面前这个一脸笑意,迷人(划掉)心脏的家伙灌下去。

如果此刻可以化身周泽楷的话,他大概会狂飙语速,呼天喊地投诉这里有人在心脏了。

如果此刻可以化身魏琛的话,他大概会露出老夫神之了然,说他早就看穿了这一切,然后在心里直呼MD之类的会遭到屏蔽的词。


可是他是叶修。


叶修挠挠头发,下床,想要找根烟冷静一下:“文州,你真是太心脏了啊。”


同时在心里默默流泪,自己真是太愚蠢了,当时怎么就没有看明白喻文州那个微笑的意思呢?明显的,赤裸裸的,毫不掩饰的不怀好意!准备干坏事的表现啊!


好吧,他虽然是叶修,可是还真的没有看出来。


也许这就叫做旁观者清而当局者迷吧。身在情中的少男也许智商都被单身狗们的诅咒给灭没了的。


“生气了?”喻文州依旧坐在床上,看着叶修问道。


“没有。”叶修郁闷地回道,“找根烟。”


“吸烟对身体不好。”床上的男人皱了皱眉,终于也跟着下床。


叶修耸了个肩,道:“习惯了。”


“要生日礼物,还是要烟?”喻文州默默地看着叶修从衣服外套里找出了烟,出声。


“啊?”叶修拿着烟的手一顿,毫不犹豫地就将烟放回了烟盒。转身,满面笑容,“生日礼物吧。”


“……”喻文州默然,想不到这货竟然能够举一反三,那么快就学会了用自己的方法来对付自己。


“喂,文洲,你该不会没有准备吧。”叶修作势又要拿出烟来。


这模样,实在是像一个得不到礼物就不听话的小孩子。


“闭眼。”喻文州轻轻地摇了摇头,宠溺地看着叶修,“给你个惊喜。”


“搞什么神秘啊。”叶修撇嘴嘟囔着,却是乖乖地闭上了眼,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的,生怕人不知道他其实是在偷偷看着。


“前辈,不老实哦。”喻文州的话一出,叶修立刻真的闭上了眼睛,“咳。”被看穿了的叶修表示有些不好意思。


会送什么礼物呢?叶修的心清晰地跳动着,满怀期待。


……


在黑暗中,他的手被握住……睫毛轻颤……


在下一秒,指尖触到了一点冰凉……心开始乱跳……


然后,一个环形的东西……叶修想要睁眼……


不自觉地睁开眼,映入……手背……手指……一抹银色……


……


尽管身为一个男人,尽管身为一个宅男,尽管身为一个除了玩荣耀,其他几乎一窍不通的宅男。叶修不会迟钝到不认识自己手上的东西是什么。


“文洲……”发出声音,嗓子莫名地沙哑让叶修自己都吓了一跳,“这个……”


“怎么样,好看吗?”喻文州伸出自己的手,与叶修的手放在一起,他的手指上也有一枚戒指。


尽管认为叶修不会懂戒指戴在手上的讲究。但是喻文州还是将两人的戒指都戴到了各自左手的无名指上。


怎么看怎么顺眼。喻文州想到。


“好看……”叶修有些窘迫。


喻文州挑的戒指很简单,基本上就是两个银圈的样子。但是他没有告诉叶修,在戒指的内侧,藏着小秘密。他想让叶修自己去发现。这样子,才有些情趣不是吗。


不过依照叶修的性子,不知能否明白。


喻文州没有想那么多,能够给自己的爱人一个惊喜,已经是他最大的满足了。


“前辈……”喻文州抱着叶修,来到了床边,将他放在床上。

接着自己将外套脱了下来。里面只穿着一件单薄的白色衬衫。


“好吗?”叶修只听到他如此轻轻地问道,大脑不经反射地点了点头。等到反应过来,双眼瞪大了看着喻文州,似乎想要反悔。




“呵呵。不准后悔啊。”喻文州发出好听的笑声,眼眸盛着温柔,好像漫天星辰流萤。来到床上,不容拒绝地抱住了叶修,落下一吻,祝贺道,“前辈,生日快乐……”

其实这中间还是有点不可描述的内容的……(很短)

在情事之后,叶修无力地躺在喻文州的怀里,眼眶周围的一圈红色还未褪下,红肿的唇微张轻轻地发出喘息声,修长漂亮的手被人珍爱地握着,放在掌心,好像一件倾世之宝一般地,有一下没一下地抚摸。


指上那一环银色,好像曦月之升,照亮了喻文州的眼眸,盛满了温柔。


“前辈,我喜欢你。”真的好喜欢。


“……我也是啊。”喜欢得不得了。叶修微微睁开疲倦的双眼眼,轻笑着回应道。


———


番外小剧场


某一天,叶修乘喻文州不在,躲在自己房间里,把那枚东西从指上脱下来。


嗯,具体原因呢,我也不清楚。大概是想要细细欣赏爱人送给自己的东西吧。我们这群吃狗粮的人是参不透这门深奥的学问的。


带着一点小傲娇,叶修将它与自己的手指比在一起,竟然越看越顺眼。


想起国家队那几人发现他手指上的东西时,那一脸哔了狗的不敢相信的表情,他就有点小得瑟。


叫你们天天嘲笑哥——也不想想你们有什么立场,单身狗的立场吗?如今哥可是光明正大地秀恩爱,你们这群单身狗啊。


叶修的小心思其实也是很幼稚的。


戒指完全就像是一个单纯的环,而叶修审美似乎也与喻文州一样,觉得好看的不得了。


也许就叫做爱人送的东西都是好的,不然也不会有情人眼里出西施,爱屋及乌这些话了。


简单纯洁的爱,叶修轻轻地抚摸着它。


以前,他没有想过自己的感情归宿。


有了,他也不会逃避这在世人看来有些不可理喻的情感。


现在,一枚戒指隔断了他所有的退路。


荣耀十数载,他不曾后悔。


人生数十年,喻文州的到来,将陪伴他未来的时光。


浅浅的,叶修在眼眶晶莹朦胧中看到戒指内壁的一串小字:喻only叶


它好像在轻轻诉说,哪怕再平淡的刻痕,都有我热烈爱情燃烧的痕迹。


哪怕热烈不复青春年少,平淡也如一缕氤氲的茶香不会散去。


一路走来,叶修收获了许多一般人一辈子也获得不了的荣耀。


这份爱情,一般人甚至弃如糟糠,叶修却把它当作了另一份荣耀。


喻only叶,而叶修握紧了戒指,随后郑重地又戴回了手指上:左手无名指。


闭上眼,等那片晶莹蒸发掉,叶修抚摸着那环银色,勾起唇轻声道:“喻文州,你也是,我的荣耀……”



ps:谢谢虫爹,写了全职,有了荣耀,有了叶修。叶修,有幸在那一天遇到,最,了不起的你。【有种嫁女儿的感觉QAQ】【叶王还没写,我这就去写……希望今天能写两更,不然就明天发略】




评论(1)
热度(41)
©叶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