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心

叶先哼的姑娘

【叶王】迟钝恋爱-13

现在是大热天,晚上还有点凉快,但是几人白天早出了不少汗。

叶修将房间里对着床的电风扇打开,风扇叶子快速地旋转起来,一阵风轻撩起了叶修额前过长的刘海,将燥热吹退,汗黏在身上还有点凉飕飕的感觉,叶修舒服地叹了一口气,直挺挺往后倒去,在凉席上蹭了蹭,为躲避天花板上的灯光而偏头,看向站立在床尾的王杰希:“你没带衣服吧?洗澡怎么办?”

“要不,洗个澡,但衣服不换了?”王杰希看了看自己身上在地上滚过的衣服,觉得自己也不能接受那样的自己,想了想,王杰希下意识地走到床边拉开拉链往下张望了一下,“或者……这么晚了,服装店有没有关门?”

叶修躺在床上看着王杰希走出自己眼珠子能够转动看到的视野内,干脆闭上眼懒懒地道:“想那么多啊。我的意思是如果你不嫌弃的话,要不我把我的衣服借你穿穿?”

王杰希在窗前转过身来,盯着叶修,在叶修的视野外一脸严肃,皱眉:“至少我还得去买条内裤吧。”

……空气一瞬间有些安静。

叶修臊了脸,那白花花的手臂摸了摸自己突然发烫的脸,睁眼:“不用了,我有几条没拆的。话说,自从你那次走后我就去淘宝上逛了逛,专门买了很多生活用品,现在看来……我还是有先见之明的嘛。当然……衣服什么的可以借穿,那什么衣服比较贵我就没买多,唯一一条我刚换上——专门今天穿,讨个神清气爽比赛顺顺利利,呵。”

短促地笑了一声,叶修摸了摸鼻子,觉得信这个不像是自己的风格,于是又解释道:“其实我不信这些的,就是陶哥看到我房间有套没拆的衣服,就让我换上了,嘴里唠叨的我就左耳进右耳也进,这么一碰,滞留在脑子里了。商人可能都比较迷信吧,相信那些有的没的。”

叶修撑起身子,往门外看了看:“要是陶哥在,得打我一顿。”

“那么凶啊?”心中一动,王杰希想到了那天和叶秋的聊天,问道。

“没啊,我就是使用了个夸张的修辞。”叶修坦然道,“好啦,我把衣服翻出来,你先洗还是我先洗?”

“我先吧,你要不要单独去找……苏沐橙说会儿话。刚才可能我在,你不是很方便。”王杰希委婉地道。

“没事,沐橙她可以的。”叶修沉默了一会儿,笑笑,“她很坚强的。”

“哦。”王杰希点点头,突然想到了什么,问道,“她家人呢?要不要和他们说一下。”

“……她是孤儿。”叶修脸色淡淡地将衣服翻出来再丢给王杰希,“好了,快去洗吧。”

王杰希自知失言,默默点头,匆匆拿衣而去。

——

当两人都上床的时候,已经十一点了。

躺上床,叶修将空调被给躺在床头看手机的王杰希递过去一角,然后让他把风扇的方向调成转动:“吹着头容易头痛。”

“嗯。”王杰希依言而做后,将手机关机放在床头柜上,回来躺下,将空调被搭在腰间,两条腿微微分开,两脚一向左一向右,看似大大咧咧,实则有些紧张地绷着。

没说什么话,然后,叶修关了灯。

王杰希是家里独子,其父为了培养他的独立生活能力,在他上了小学后就让他一个人一间房睡了。长大后,王杰希也没和人睡过一张床。初次和第二次算是都给了叶修。

然而都是那么令人尴尬、紧张。

王杰希是个沉稳的人,一出道被称作是大气型选手。在生活中,性子也是一样的,但是面对叶修……或许是该叫做陌生的熟人或者熟悉的陌生人?总之,他总有一种怪怪的感觉,忍不住将自己放得小心翼翼,好像站在天台边缘上,风一吹也有可能掉下百丈高楼。

“那个姑娘说,会成为你们嘉世的选手?”睁眼望着天花板,几道光斜斜将四方板切了个小大小,形似的三角形,大的那部分灰乎乎,小的那些则是光痕,王杰希微微偏头:窗帘没拉好。

“嗯……”耳边飘入叶修吐出的一个清晰,却因为单字短促所以含糊的一个字,眼中只见叶修的喉结滚了滚,像是日出前黑得深邃漂亮的隆起的山峦静中有动,并且天边已泛着鱼肚白,将山镶上白边,后面好像下一秒就会出现温柔极了的日曦,将黑色渐渐染淡,染成人间色供所有人欣赏,去写下什么我见青山多妩媚——但现在,只有他能够看见黑山的柔和如画温柔似水。天地非常安静,他与山,与叶修,就像一对恋人之间容不下他人一言一语。

好想摸摸。从脑海中一瞬过去了的上帝视角转回来,王杰希看着眼前叶修的喉咙与脸庞,产生一种荒诞又近乎自然的想法。

如此想着,王杰希的心脏像被拨了弦的古琴,被风眷恋的潭水的一般,密集地又似乎是零碎地,总之极为矛盾地以一种频率振动着,十分欢快。王杰希担心自己的心脏像小孩儿不看路地在蹦蹦跳跳一样,没准下一脚下去跳了个空。

余光一顿,叶修察觉了什么,转了个身子,一抬眼看到了王杰希的眼神,一怔:“怎么……这样,看着我?”

王杰希轻咳一声,内敛地垂下了眼帘,摇摇头:“没有,我刚才在发呆。”

“哦。”叶修也没有去深究,又转了个身子,躺着床板眼睛瞧着天花板,并伸手将被子往身上拉了拉,“上次,我记得我说过吧,老吴要退役了。”

“嗯。”

“所以,沐橙是替补老吴的。”

“她会成为副队?”王杰希一惊,下意识地又朝叶修看去。

“呵,当然不是,她一个小姑娘当什么副队。如果当了,我又不露面的,以后被记者鸡蛋里挑骨头地刁难,我也不好意思见她哥。”叶修嘴巴一张一合的,里面飘出的字句像是屋檐上滴雨一般,从王杰希的耳朵进去,又化作凉水滴在心湖上,荡起涟漪。王杰希想:叶修这人的声音怎么那么好听。

叶修伸出他那漂亮的手摸了摸嘴唇,叹道:“有点想要抽烟了。”

“你烟瘾怎么那么大?前次来到时候你好像……”王杰希皱眉,眉间带着几分关心。

“给你留个好印象呗,”叶修这么说了一句,语气轻扬随意,让人不知是真是假。他两手收回作枕搁在脑后,不经意地问了句,“对了,问你个事儿,你听说过秋木苏吗?”

秋木苏?王杰希将这三个字在脑子里过滤了一遍又再筛选了一遍,才像是烟笼寒水月笼着沙似的朦朦胧胧有那么个模糊印象,好像还和一叶之秋连在一起。

“好像听说过,他……是不是和你在一起的?”

“呵呵。是啊。”叶修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那么懒散,却带上了几分锋利的苍凉。像是沙丘之上,一人从另一边一步步走上来,被热风吹得衣襟飒飒像个伟大的君王,越出天地那般高大,又偏偏是那么的孤独,眼中沉浸着风尘,又印着眼前漫天黄沙,产生一种无依萧瑟感……然后,他又一步步地走下山丘,一步步地走远,影子被夕阳一点点地拉得长长的,不停留。

一股孤勇之感油然而生。


ps:孤勇百度解释是:个人英雄主义。

【不知道从哪里听来孤勇这个词,就觉得是孤独的勇士,就算洒泪痛心也拼命咬牙往前冲,最终浴火,举旗为王,一瞬苍凉如凉水灌顶……(莫名想到路明非)】【但是王者是不流泪的,那种孤独披身,他依旧可以cao天cao地(不)】



评论(2)
热度(8)
©叶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