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心

叶先哼的姑娘

【阅读】大概是看书的彩蛋!

快要开学了,就补了几本书,翻到了一本托克维尔《旧制度与大革命》,然后越看越不对劲,越看越想到嘉世和叶修还有侑李大大的小说……

所以,小透明来混个更(*╹▽╹*)

注意!!:所取内容有断章取义之嫌,不是指叶修代表旧制度是腐朽,陶轩等人是大革命是好的(没有这种倾向!),只是这些片段刚好代进全职可以这么解释而已。建议勿深究原文。

1.(陶轩等人的视角)贵族一派衰老羸弱之态。甚至在中世纪到处可见的政治自由虽然还保留着过去的特点,却也失去了活力。各省一会虽然总体维持旧的法律体质不变,但不在促进文明的进步,反而在阻碍着进步。它们对不断进步的时代精神麻木不仁、置之不理,从而将民众驱赶到了君主制的阵营当中。年代的久远未能使得这些旧体制赢得尊重,相反越老威望越低;而且不知为何,旧制度越没有杀害力,似乎激起了越多的憎恨。【一位生活在旧制度下并完全赞同旧体制的德国作家曾说:

目前的社会状况令我们所有人感到羞耻,甚至可鄙。怪哉,人们何等地蔑视一切旧事物,新风气甚至渗透进家庭事务之中,搅乱了家庭的安宁。我们的家庭主妇们甚至想着要换掉所有的旧家具。】

……

但一切生机勃勃、活力四射且富有生命力的力量都是新兴力量,不仅新,而且与一切旧事物势不两立。

……

【地方自治权力日益衰退,中央集权掌控四方,国家的官僚等级体系攫取了贵族的权威。所有这些新的实力均采纳了新方法,并以中世纪从未有过或拒绝接受的准则为行事指南,这些准则的确仅仅适合于一个中世纪的人根本无法想象的社会。】

2.(嘉世精神)这些旧制度不仅和欧洲一切宗教与政治法律相互关联和交融,而且创造了一系列从这些制度发展出来的观念、情感、习惯和习俗,为了破坏并从整个社会机体中切除掉一个牵连了如此多的“器官”的不分,显然需要一次令人恐惧的“手术”。这使得大革命看上去比实际规模更大,成为全方位的迫害者,因为它所破坏的一切与其他一切事物相关并在某种程度上融入这些事物之中。

3.(二换一)虽然大革命想当激进,但它的创新之处却比人们普遍以为的要少得多。

4.(降低威信)大革命绝对不是一个偶然的事件。它的确震惊了整个世界,但也仅仅是长期发展的自然结果……即使这场革命从未发生过,旧的社会体系也迟早会瓦解:不会轰然坍塌,而是一步步崩溃瓦解。大革命则突然而猛烈地产生了本该由时光的流逝才能逐步产生的结果,毫无任何过渡、征兆和慈悲。这就是大革命的成就。

(一些粉丝)然而,令人惊讶的是,这一事实我们今天如此轻易地就能分析得出,但当时居然蒙蔽了最敏锐的观察家的双眼。

ps:应该也许大概可能未完?

评论
热度(3)
©叶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