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心

叶先哼的姑娘

【叶王】迟钝恋爱—8

叶修觉得拒绝一个治疗的建议真不是个好决定。
与其他人分开后,他撑着回了旅馆,一进房间就把自己丢到了床上,然后跟眼前一黑也差不多很快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然后口干舌燥晕晕乎乎地醒来,一摸额头烫得要死,支着身子扬起脖子一会儿又被拧断了脖子——哦,说得太血腥了点,只是又摔回了床而已——多么无助多么可怜多么,活该。
其实叶修不怎么生病,一年到头生病的次数几乎为零。昨天他在阳台上吹了会儿风,抽了几支烟,没想到就发了烧。
上午烧到38℃,喝了点热水还能勉强再和队员重新商讨一下战术。中午吃了点清淡的食物后他就睡了,期间吴雪峰给他量过一次体温,大约升高了一点,下午醒来后体温基本到了38.5℃。
当时吴雪峰建议给他买点药来,叶修立刻苦笑着,也不敢摇摇头,因为晕着呢:“我不会吃药啊,药片什么的那么大怎么吃得下去。”
“那给你泡在水里?虽然苦了点……”
“不要,我拒绝。那么苦是给人吃的吗?”叶修趴在桌子上枕着自己的手臂,眼神朦胧,两颊微烧,说话迟缓,神色委屈,“我从小就不吃药,这东西比病还要我的命。”
“唉,要不我给你揪痧?”
疑惑,叶修挑了挑眉,有气无力地问道:“什么揪痧,怎么感觉是个了不得的民间偏方?这名字有点额……”
“算,如果不用吃什么东西,那你给我试试。不然我这样可能都坚持不到团队赛。”为了大局着想,于是,叶修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接受了南方的揪痧法。
嘉世队伍里除了叶修都是南方人,都经历过或者看到过揪痧。一见小队长一脸茫然,就都积极地跟吴雪峰毛遂自荐,要求在旁边帮忙压着小队长。
叶修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拖着步自个儿先回了房间,见到其他队员也跟着过来了,还有点懵:“怎么,都挤到我这儿来了?”
“看看揪痧。”一个个装得跟正人君子好学宝宝一样,“好了好了,吴哥水拿来了。小队长你赶紧趴在床上。让吴哥给你揪痧。把衣服脱了,快。”
“不用,露出脖子就好了。”吴雪峰将一盆水放到了床头柜上。
叶修莫名觉得有点不对劲,但是对于自家副队长的人品他是极为相信的,也就半信半疑地趴到了床上,将枕头放在脖子下,垂头露颈,好像一朵蔫了吧唧的花。
“给你弄三道吧,多了不好看。”吴雪峰道。
“什么三道四道,随便吧。好不好看无所谓。”叶修完全不了解什么是揪痧,头一侧,闭上眼就任他去了。
吴雪峰坐在床边,右手的中指与食指弯曲成钩状,往盆里浸了浸水,然后压在叶修的脖子上,两指将一块软软的肉夹起来,往后一揪,然后松手。
“啪——”真响。真清脆。真特么痛。叶修抖了抖。
颤巍巍地睁眼,叶修眼眶微红,生理泪水挤在眼角,眉毛拧成了一团:“哎呦老吴,你这是要谋财害命吗?”
“呵呵。”
“别笑,你别笑。这个偏方太痛了,”叶修一个翻身躺在床上,脑袋经历了一番天旋地转。他痛苦地摸着自己的脖子,嘴里还嘶嘶地哑哑地叫唤着,“这揪痧真不是好玩的。我不要弄了。好吧?行好,求放过。”
这时,一众嘉世队员不怀好意易地围了上来,帮叶修翻了个身继续接受揪痧,嘴里:“嘿嘿,小队长,这个可有用着呢。乖点哈。”
叶修身为最宅之男孤身难敌数人,被压制地妥妥的,然后,吴雪峰还真的整整刮了三道,十分货真价实的三道。他自己看不到,借了面镜子看到脖子侧面隐隐露出来的痕迹,暗红得像三条蛇果。
“加练,没商量。你们,你们……”叶修脖子后面火辣辣地发烫,摸着还沾了一手水,他欲哭无泪地道,“老吴,以后我不相信你了。这还不如吃药呢。”
“好,下次生病了就吃药,不给你揪痧了。”吴雪峰不在意地一笑,端盆出去,其他人也吐吐舌头装得跟隐形人一样走了。不过他们也明白,虽然叶修嘴上喊痛抱怨的,但他要真不愿意他们也动不了他,况且他们也不是病急乱投医,乱来的嘛。
果然事实证明,虽然是药三分苦揪痧十分痛,但这效果确实还是有一点的。到了晚上,叶修的状态虽然说不上好,但是也不烂。比赛紧张,他也就只要集中注意力十多分钟的时间,大部分事情吴雪峰都可以帮他做,他算只打了两场比赛。于是终究还是挺下来了。
谁料到现在又烧起来了。

ps:不好意思啊T_T,叶王变成了吴叶(捂脸)(假的……)

评论
热度(14)
©叶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