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心

叶先哼的姑娘

【叶王】迟钝恋爱-3

话题聊到了令人不愉快的方面,接下来,两人沉闷地将剩下的烧烤全部解决完。

“走吧。”叶修付了钱,走向在不远处等他的王杰希。两人并肩而行。

“你们在哪儿歇呢?”叶修将烟翻出来,叼在嘴边没有点燃。

王杰希报了个地址。叶修皱眉:“还是老地方?上次我跟林杰聊天,也说过了,太远不方便,还浪费时间。以后住得近一点不行?嘉世附近走不出三四百米路就有家旅馆,也不是很贵,比B市的要便宜多了。以前条件确实艰苦,现在好了一点,这些还是要满足选手的。”

“嗯,我到时候跟经理建议一下。”王杰希点点头。

叶修道:“今天要不和我凑合一晚上,和你队员打个电话。”

……

“这不方便吧。”

昏黄的灯影糊成一团,说不出为什么,心脏在激烈地跳动,好像要扯破血管,跑出胸腔那样。王杰希故作冷静,语言委婉地有些拒绝的意思。

“有什么不方便的,”叶修疑惑地道,“我们又不是一个男的一个女的,睡在一张床上也没什么,你要是不习惯,我去和老吴睡好了,床让给你。”

“呵呵,我没有什么不习惯的。只是怕你不方便。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就厚着脸皮和你挤一张床了。”心里莫名抗拒叶修华丽的后一种选择,王杰希转头与叶修笑了笑,答应了下来。

回到嘉世。

“你洗澡吗?”

“昨天洗了,秋天也不需要天天洗。呃,那个……算了。没什么,”王杰希虽然没有洁癖,但是无论冬夏内裤是每天换一次的,可是这东西不像衣服那样可以随便借穿,他微微有些窘迫,“你还有多余的牙刷吗?”

“抽屉里应该有吧,我看看。”叶修倒没多注意,趿着拖鞋,来到床头柜蹲下来翻看。嘉世的洗手间时公用的,所以牙刷杯子毛巾什么的也都是放在自己房间。而他也没有什么多余的东西,一些生活用品都顺手放哪儿就放哪儿。

“欸,给你。杯子就用我的好了,洗手间出门左转,”叶修给他丢过来一根没拆包装的牙刷,还有一个白色杯子“嗯……毛巾也用我的好了,我没有新的。要是你嫌弃的话,我可以喊老吴,问问他有没有新的了。”

“不嫌弃,不用麻烦他了。我又不是小姑娘介意这儿的那儿的,”王杰希拆开包装,四下扫了一眼,“垃圾桶呢?”

“出门右转,”叶修头也不回,从阳台的架子上扯下自己的毛巾才转回来给王杰希。

“好吧。”拉开门,王杰希用那只大眼往右一瞄,随手就丢了包装,然后左转,几步后找到洗手间。虽是公用,两排水槽十分干净,地上水渍也很少,想来是清洁人员已经打扫过了吧。

打开水龙头接了水,王杰希将毛巾搁在手臂上……所以,盆呢?无奈地摇了摇头,王杰希开始刷牙。新牙刷上的刷毛还硬硬的,但是干净,握柄上沾了水,他先前把牙刷洗了一下。

拖鞋扫过地面的声,一点点靠近,叶修打了招呼,扯过王杰希的手臂上的毛巾,塞到自己手上的盆里:“我先洗脸了。”

“嗯……”满嘴泡沫的王杰希顿了一下,点了点头。

叶修这邀请还真是挺随意的,准备一点也没有。什么都是事到临头才去一一解决,偏生本人还不嫌那个麻烦,并且没有一点自觉。

王杰希斜眼向旁边看了看,叶修比他稍微矮一点,此刻拿着纯蓝色的毛巾糊自己的脸。手指如葱——虽然这是用来形容女孩子的,王杰希看着那几根白葱陷在绒绒的毛巾间,有一种毛巾下是副女儿样貌的错觉。

抹完脸,叶修撤手将毛巾放到盆里,虚白且有点婴儿肥的脸上五官清秀,就像拨开的荔枝肉,还淌着甜甜的汁水。

王杰希心颤了颤。

——

“好吧,睡了!”叶修脱下外套与裤子,钻进被子里,拍拍自己身边的位子。

“对了,你睡相好吗?要不要再拿一条被子?”得,他说什么来着吧,叶修这家伙想一出是一出。

王杰希看了看手表:“十一点半多了,就这样吧。”

“十一点多啊,其实还挺早的,”叶修笑笑,“我平时都通宵的,比赛前和比赛那几天消停点,不然我们陶哥就得打我了。”

王杰希也钻进被子里:“陶轩对你还挺好的,给你一张双人床。”

“是啊,”叶修眼睛笑得眯起来,弯弯如桥下一轮月,月色同波光溶溶,“哈哈,才怪,先前是吴哥陪我睡的才要一张双人床,后来其他有床位空出来了,他就搬走了。”

“那么大人了,还要人陪着睡?”王杰希挑眉,“你扯谎。”

“没呀……没有”叶修摇了摇头,整个人如同落入弱水的一根羽毛,沉了下来。他哈出一口气,有点像叹气。沉默着,叶修伸手按掉了灯的开关,房间里一下子陷入漆黑,唯有不薄不厚的窗帘那儿透出来几分亮,叶修道,“睡了吧。”

“好。”王杰希不知又犯了叶修什么忌讳,不知所措地应了一声。想看他一眼。侧头,什么也看不见,睁着眼,不知道自己在坚持什么,于是之后就慢慢地闭上了眼。

两人的呼吸声在寂静房间有些明显。被子不算厚,王杰希却闷出一身汗来,忍耐着不愿意发出动静,而叶修好像已经睡着。两人的呼吸声交融又分开,就像编着结,一段是牢牢交错等待散开一段散开而等待着交错。

渐渐,夜深,梦沉。




ps:有看龙族的吗?我想要数楚师兄的睫毛^_^


评论(3)
热度(20)
©叶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