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心

叶先哼的姑娘

【双叶】双重孤独番外-2

其他人还在国外休息,苏沐橙陪着叶修先回到了国内B市。

虽然以前和微草皇凤打比赛的时候也回到过B市,这座生他养他的城市在他的记忆里却已经陌生。回家的路在脑海中缓缓呈现,路边的一切却似乎推倒重建过那般令他新奇。

已经渐渐平静下来的叶修望着车窗外,这是叶秋长大的地方啊。

十多年前的某天,他曾在夜温柔的注视下离开,从此走上了与叶秋截然不同的道路。自己长大的地方,算得上在H市,但是道德品行这些早已在B市就灌注在脑中。就如同一出生,他们便是兄弟,哪怕身处异地,哪怕身处阴阳两界,都是开始了而无法改变的事实。这是他的第一故乡。

“叶修。”苏沐橙坐在他身边,拉了拉他。

“没事。”叶修转头冲她轻轻笑了笑,“沐橙,谢谢你陪我回来。”不然,他真的不敢一个人回来。说不上近乡情怯,只是一种形影相随的孤独环绕在身侧,一个人,有点离群索居被抛弃了的感觉。

“没事。”苏沐橙抓着叶修的手,凉得很,就像摸过秋天早上枫树叶子上的霜露。

——

叶秋被从美国送回。叶父叶母在叶修到家之前便已经回家。

叶秋与叶父叶母一起住在大院里,家里的家具什么已经换了新——在叶修离家的这几年里。期间,叶修除了偶尔几次回来过,叶秋偶尔给他发几张照片外,就没有再见过这个家。

停在门口。叶修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与苏沐橙一起进了门。

他先在记忆里找到了叶秋的房间。推门进去,叶父与叶母也在其中。门开的声音响了一下,里面两人都转过了头。

“他哥。”

“嗯。”叶修望着屋里,似乎是希望谁可以恶作剧般出现,应自己一声或者吓自己一跳,可惜不再有后续,他轻轻地应了一声,轻到仿佛怕惊碎了屋里的什么东西,侧头问,“沐橙,你要进来吗?”他并不是暗暗告诉苏沐橙你可以走了,而是这种时候,外人恐怕不能够了解家人的悲伤。虽然那年苏沐秋死了,如今苏沐橙可能会感同身受,但是叶秋毕竟也不是她的什么人。

“我……不了,我先离开下吧。”苏沐橙温柔地笑笑,“叶修,照顾好你自己。”

“好。”说完,叶修歪头笑了笑,“放心。”

现在是黄昏,走进屋子,房间里光线不是十分明亮,也没点灯。

“叶秋呢……”三个字在舌尖上绕了绕吐出来,叶修问道,顺着叶父叶母的视线望去,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床上放着一个木质的骨灰盒。盒子将轻柔的被子压出下陷的痕迹,四周一道道褶子好像命运之线,可其伸展开去终不是无限的,之后便一点点变宽变淡变浅,肉眼再也看不到,那即是断了。

“在美国就火化了。”本就皱起的眉头更紧,眼神复杂带有火气,但是什么都没有说。叶父拉起叶母,拍了拍她,柔声道,“好啦,让,让两个孩子一起待一会儿吧。”

两人搀扶着离开,步履称不上是蹒跚,却已经有了衰弱的迹象——不知是因为岁月的操刀还是失子的寂寥。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叶修胸腔猛地一震,泪在眼角开始酝酿,直到门被关上,才缓缓落了下来。泪腺啊,是不是也有雨季,这么多年不下雨,竟然像是要一次下个干净。

叶修颤手捂住嘴,闭眼深深地吸了口气,又重重地吐出睁眼,泪腺的闸门这才被关上。然而心间上那片乌云却无法轻易散去,等待着,等待下一次降雨。

房间里静极了,仿佛一只大手将整个房间拿起,高高置于云端之上,所有只有无声之风,空气之流动。

屋内,叶修抬步,落下,抬步,落下,一点点的近乎是挪的靠近。

外面,夕阳也将大山遮掩在自己面上,愈来愈不忍的模样,所以房间里的光线微不可见地一点点黯淡下来。

时光轻悄悄走过。

隐约中,床上坐着一个青年。头发看上去刚刚剪过,露出一张笑着的脸,嘴里说着什么,鼻翼轻轻翕动,像只小狐狸一样。穿着白衬衫,袖口解开卷上去,向他伸出手来。

叶修看着房间的四周,每一处都好像都有一个影子,成年的模样代替了小时候的模样做着各种动作与表情。

可他偏偏不敢盯着骨灰盒看。

不是因为那意味着死亡或小时候的妖魔鬼怪造成埋在心里的恐惧,而是存在太过强烈,只能刻意去忽略。可哪怕不看,都知道清晰地知道它在那个位置;尽管脑补再多,回忆里的影子依然接次消散。像夜店里一下子暗下来,人群静下来,然后灯光打到他和那个骨灰盒上。

叶修突然浑身颤抖起来,右脚抬起,然后落下,左脚迫不及待地抬起来,他疯了似的跑完这四五步的距离,惯性将他带得扑到床上。然而……他双手撑着床板,没让自己压到骨灰盒。

胃里又要造反,但这下可没有东西让它再耀武扬威。他中午还没有吃过东西,吃不下。一手压抑痛感抓着被子,另一只手他缓缓伸出来,指尖碰到盒子的木质便一颤,好像有个灵魂依恋地缠上了他的手指——让他在一瞬间就从一个无神论者,开始相信也许真有灵魂的存在,目光柔和起来,一下一下地摸摸骨灰盒,就像夜幕上一片小星星一闪一闪,将光跨过不知道多少个光年送到地球上来,温温柔柔地沿着大地的脊梁吻下去,为每一处笼上星光。

可让这份温柔蓬勃疯起的人已经不在;温柔想要守护的人已经不在。

“叶秋,”他曲腿抵这床板缓缓跪在地上,将下巴磕在被子上,眸光被拍碎一片片黏在那个木质盒子上,散得让人怀疑就连眼里的黯淡光亮也将彻底熄灭,道,“你真是将什么都藏在心里。”

“一年前就检查出来了,是世邀赛刚开始那会儿吧。我就说你离开那天怎么有点不对劲,之后一年也没有飞到我这边来,你在电话里装得很好嘛,不去拿个影帝可不可惜……”

“……对不起。我不是说你,是我傻耳聋没心没肺……”泪水掉了下来。叶修捂着眼翻身躺在床上,左手里揽着盒子,话语断断续续地从他口里飘出,好像细小的尘埃在阳光下被照出来,上上下下无依无靠地浮动着,让人不禁伤感——无显眼大小,无人喜欢,更无生命。

可是有生命的东西又哪里好过呢?

脑子里浑浑噩噩地想着人生几苦生老病死什么的,最后想到的不过一句:何苦来哉。叶修用力地压着自己的眼睛,黑暗中出现一圈圈或一团团阴绿的灰白色的东西,晃得他头晕。

他厌恶先前自己说的那些话——把责任推到叶秋身上。

“可是叶秋,你回来好不好?哪怕你骂我几句也可以,我不逗你了……你也别逗我……你一直让我回家,让小点一年死个几回的,现在我回来了!叶秋,叶秋,我回来了!可你为什么走了为什么?为什么啊!”最后 一句他发泄般地吼着,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上身直挺挺被钉在床上,像是被掠去了最后一丝活气。

ps:本来打算取题: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的,但觉得叶修(最终)可以正视死亡的(而且他也知道叶秋的意思肯定是像杰克死前对露丝说的那样)【注:这篇叶父母和叶修回家时间并不准确,只是为了方便写】【想说,珍惜】


评论
热度(11)
©叶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