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心

叶先哼的姑娘

【双叶】双重孤独-10

1.勿较真诗句

2.双叶年下类

3.结局be慎入

十 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

在进一趟医院想通之后,第一赛季结束,他去见了叶修。羞耻的告白,被所爱的人轻易接受,自己的百般彷徨百般自虐的行为好像都可笑极了,然而很幸福,真的很幸福。


虽然聚少离多,每次匆匆一别。叶秋也已经很满足了。毕竟每相聚一次,也意味着离别的次数越来越少了。叶修打比赛,终归不能打一生。这么想或许太过自私,可是叶秋却偷偷地很是庆幸。

胃病养了一年之后便没有再发作过,最近却痛得厉害,一次在痛晕过去后,他手下秘书给他送到了医院。

醒来后,就看见他病床前秘书哭得稀里哗啦的。

心一跳,叶秋撑起来,喉咙干涩地问道:“哭什么,我怎么了?帮我拿点水来。”

秘书红着眼眶给他拿了杯水:“叶总,医生说,您,您可能得了胃癌。”

握着杯子的手一紧,水温透过杯子传到掌心,暖不了心。叶秋好像是没有听到秘书的话,轻轻地而疑惑地道:“什么,你再说一遍?”

“我说,医生说……”秘书眼泪刷的落下,语无伦次将医生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叶秋的喉结动了动感到舌苔发苦,想吐的感觉令他皱了皱眉,他沉默了一会儿,镇定地道:“嗯……这个,还要再复诊一下的吧?”

“恩恩!”秘书拼命点头,“也许是他们弄错了也不一定。”

“你没有告诉我爸妈吧?”

“这个,我在等您醒来……您要打给他们吗?”

“当然不,”叶秋摇摇头,“复诊了再说吧。”

——

这时,第十赛季快要结束。

而叶秋早就知道不久将举办世锦赛,便提前到了国外。他先去国外养养身体,等到见了叶修以便于不太狼狈——复诊结果已经出了,胃癌,晚期。

当他一个人,拿着报告单站在白净的走廊里,空气里飘荡着消毒水的气味时,他怎么也不愿意相信这出来的结果。

一切来得毫无一丝征兆。如同这例病一向不为难像他这般年纪的小伙,可这次却偏偏缠上了他。

怎么,运气总是这么糟糕呢?若是以运气来说,这病到来得一点儿也不意外了。叶秋自嘲地想。

上天,总想把他糟糕的一面展现在爱人面前。他得见了叶修之后才能去接受治疗——十多年的分别,相聚甚少,他得见见叶修。


那天,跟叶修说回国,其实他是去了M国接受治疗,然后给叶父叶母打了电话,说了这件事,并且不让他们和叶修说。

叶父气得骂了他一顿,理由是国外的月亮比国内圆?留在国内治疗不行吗?你妈还可以照顾你。现在你在国外身边人都没有,让你妈给你飞一趟?

叶母一听是晚期就哭她那可怜的孩子。

叶秋听着,然后拒绝了叶父,然后沉默。

国内的月亮比国外的圆——从科学上来说绝不可能,但那是他和叶修看的月亮,在一片国家上一起看的。

国外治疗技术比国内好——这是明明白白摆着的,他根红苗正,但他更想活更久,仅仅如此,他选了M国。


叶父嘴上骂着,心里还是疼爱孩子的。不久,就放下工作和叶母一起飞来了M国。在胃癌晚期,叶秋如果配合治疗,还可以活个一年左右。据他所知,叶修也要打一年比赛。

他说不清是开心还是难过。这样,至少叶修不会知道他的病;可是,他想见他。

他坚持给叶修两三天发些消息,但已不敢和他视频。

病痛时刻折磨着他,他的头发在化疗后一把一把地掉,时不时地恶心呕吐,身子很快就瘦了下去。


叶秋想,凡人想和上帝沟通是极困难的,因为世间和天巅相距太远。叶修离开最初那些年他的颓废痛苦的样子被远远送到了上帝那儿。然后上帝一定见到了那样子后同情了他,说一声我爱世人,要找他作伴了。而他……已经幸福了啊,已经不需要同情了啊,可是晚了。

迟来的自作自受。

他是这么认为的。

叶秋问过医生,医生说胃病和胃癌没有什么关系,可是他不相信,不然他一个都不怎么符合胃癌发病群体的小伙子怎么会得这样子让人难过的病。

得了就得了吧,还是最让人灰心的晚期。

叶秋突然觉得自己这一生过得还真失败。


唯一的成功便是爱而得。

他看向睡在一旁小床上的叶母。瘦了的不只是他,还有叶父叶母;他求过叶修发过几张照片过来,他也瘦了。

叶家人里,现在,唯有叶修的眼睛亮亮的,好像星星,足矣抚慰黑暗。叶修有时候说敌人不足以畏,有时苦恼对方竟然用了连他也为之惊讶的战术,每一笑,每一嗔,都如此可爱,透过纤瘦的胸腔,叶秋仿佛可以看见那颗热情的心健康地跳动。他想,多好,这就好,足够了。

可惜这些秘密无人可知。


ps:下一章结局……有点快……【以后如果有番外倒是可以补充一下,摇摇无情&有生之年系列的那种】


评论(2)
热度(7)
©叶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