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心

叶先哼的姑娘

【双叶】双重孤独-8

1.勿较真诗句

2.双叶年下类

3.结局be慎入

八 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在叶修最初离开的那两三年,叶秋作息混乱。有时就连一日一餐也不能够保证,可人是肉做的又不是铁打的,谁熬得住?这样长期以往,叶秋便累成了胃病。

胃病,是病,疼起来真要命。发作的时候冷汗涔涔而下,让人恨不得把胃打穿。但是,叶秋只是吃药压制,没有去检查过,更懒得去恢复正常的三餐。

而且他也一直没有告诉叶父叶母知道。

也许是自小养成的独立的习惯吧,也许是想要有一个关于他的秘密吧,也许是只有疼痛的时候他才能够清楚地感受到两人之间的隔离吧……也许,也许吧,也许他只想死去,不必再用到那颗总是清晰至极的脑子。

他不酗酒不抽烟,只能这般自我放逐。因为唯有痛苦可以让他煎熬的心得到些许安慰与解脱。真正罪大恶极的人大概上帝也放弃他,而他好歹还在受着惩罚。他并不是罪大恶极。

他有时候想,坏习惯大概也算是一种病吧。

喜欢他大概也算是一种病吧。

放不下大概也算是一种病吧。

这么想本来就是一种病。变得小病缠身,一股子颓废劲儿了,叶秋才能告诉自己,这份爱的代价就是这么沉重,它不能见到天日,因为它是吸血鬼,它见了光就要灰飞烟灭。痛着吧痛着吧,怀着对光的向往,接受光的审判。

叶修叶修,如果你愿意让我活着,我就走到光下,那么我是带着幸福地死去的。

叶修叶修,如果你不愿意让我活着,那么我就于黑暗里,带着对光的向往死去。之所以痛苦便是因为有欲望,而没有欲望的人没有痛苦。可是没有欲望的人怎么算是人?我是人,我有欲望,我痛苦。


在病情迅速恶化的那段时间,他借出差之名去一个海岛修养,为了保密,岛上只有一个医生一个保姆。然而,在这个有点艰难的环境下,他抛却了一切杂念,心无旁骛地思念着那个他。

相思病啊相思病呵。有时,望着碧空如洗的天拥抱蔚蓝而平静的大海,视野中偶尔掠过几群海鸟的影子,叶秋发起了呆。

潮水冲沙。爱情就像潮水那么固执,哪怕离去,也要留下湿润痕迹。叶秋心中的潮水还在冲着沙,因为他对叶修早已卸下所有,潮水没有半分阻碍。然而哪怕心上潮水真的退去,心中没有阳光的照耀的他……那湿润的痕迹,心脏的悸动,何时,才可以完全消失?

他想逃,却已经被自己封住所有退路。

他所在之地,是没有出口的迷宫。

没有出口的迷宫,意味着永远在逃,永远逃不出。

如果……可以将那个人也拉到这个迷宫里来,就好了。

真想带他来这儿。叶秋想。

只要,孤岛两人,灵犀一点就好。在望着世界的同时,看见他,看见他眼里的自己,最后看见自己眼中的世界。

叶修,成为了他的全部世界。

You are my whole world.Ye.Do you know?

海天澄澈如镜,那个波涛里白云间的影子,是自己?还是……他?

可悲啊,这长得一模一样的两张脸。只是看着自己,一点相思都不能慰藉。

在他心中,叶修确实是,独一无二的了吧?

他,好想,见见,叶修。

伸手遮在自己脸上,天空,乌云来了。


医生是他的朋友,还是个学过心理的半吊子,也了解他的情况,常常劝他想开点,或者接受心理治疗。叶秋不听。医生叹气,最后只说了一句很俗很浅显的话:那么,心病还须心药医。我能治好你身体上的病,心上的病我却治不了。如果没有治好心病,或者你放弃不了,在这儿,你待多久都没用。

叶秋淡淡地看着他。医生又说:你放弃不了的,我知道。你去吧。

医生说出了他的心里话,在他心上敲了一鼓。

那么去吧。叶秋想。

这一鼓,是一鼓作气。


他当然找得到叶修在哪儿。当他拖着病体戴着口罩,满怀忐忑地来到那个网吧时,他遥遥望见,两个少年抱在一起的身影。

那个他,从来没有那么轻柔地安慰过自己,却将这似乎不属于他的温柔给了另外一个人。

呵呵,他从不记得那个人有过这么温柔的时候,还是说……

他记得一句话叫做:这个世界是有的是暖男,只不过他暖的不是你。

网吧的喧嚣吵闹包围了他,叶秋握紧拳头,离开了网吧。

不必再鼓,鼓已碎。


ps:开头那个想要表达出来的感觉表达不出来(只表达出来一股青年颓废我就是作死没有他我就不好好对自己了……)……反正重点是:责任(家&修,一般来说额修>家),喜欢(修),疼痛(身),痛苦(心),寻找安慰解脱,如果想得出来该怎么描述时再来改吧……【文中光在这儿第一个指世俗,余下的都是指叶修(的接受)。】【and想说自己表达得是不是太夸张了,这么谈恋爱和作死有什么区别?】


评论(3)
热度(9)
©叶心 | Powered by LOFTER